奇趣闻 > 历史秘闻 > \

傲慢偏执的日本军医,让日本陆军因这一常见疾病死掉3万人

明治以来,日本创立了近代的陆海军,却陷入了脚气病的困扰。在明治和大正时代,脚气病和肺结核,号称日本两大“国民病”,发病率极高,死亡率也很高。军队也成为脚气病的重度感染区。1875年,每1000名日本士兵中,有108人患脚气病;1885年,每4个日本士兵就有1人患脚气病。脚气病甚至开始严重威胁日本军队的战斗力。可是,受制于当时的技术水平,到底为什么会引发脚气病,在当时却有着不同的认识。

傲慢偏执的日本军医,让日本陆军因这一常见疾病死掉3万人

旧日本士兵

明治时代,日本的军医多数师从德国,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派阀集团。但有个日本海军军医叫做高木兼宽,却是在英国留学,尤其推崇英国式的临床医学。高木经过长期观察,提出一种假说:英国人大都食用面包和肉类,很少发生脚气病;而日本军队则食用白米(每天约750克)和咸菜。脚气病大爆发,或许和军队伙食结构有关。于是他提出建议,通过航海过程中的饮食实验,来检验自己的学说。

但要实现他的建议,并不容易。因为当时医学界的主流学说,认为脚气病是细菌感染的结果。根本不认可饮食结构导致脚气的说法。

可是事情发生了转机。1883年,日本海军军舰龙骧号赴南美进行航海训练,376名舰员途中有169人患上重度脚气病,其中25人死亡。可是回航途中,龙骧号在夏威夷补充了大量新鲜肉类和蔬菜,结果脚气病患者奇迹般的全员康复。高木兼宽乘机向伊藤博文报告,最后甚至得到明治天皇接见。实验性航海终于被批准。

傲慢偏执的日本军医,让日本陆军因这一常见疾病死掉3万人

旧日本海军

军舰“筑波”的饮食实验取得成功。从此,日本海军开始流行吃米麦混合的咖喱饭。1886年,日本海军仅有41人患上脚气病,无人死亡。1888年,高木兼宽成为日本最早的医学博士称号获得者。1905年高木兼宽成为男爵。咖喱饭不仅受到日本海军的欢迎,还得到日本贵族社会的青睐,后来逐渐普及到了日本民间,成为日本的所谓“国民饮食”之一。

另一方面,日本陆军的医学负责人、师从德国、同时又是文学大师的森欧外,却依然坚持“脚气病细菌感染”的学说。森欧外明明知道军舰实验的结果,却还大肆攻击高木兼宽,说高木是偏信英国的怪癖学者。以“德国医学专家”自居的森欧外,在日本陆军的地位越来越高,他对脚气病的顽固态度却从未有任何变化,甚至禁止日本陆军采取海军那样的混合饮食(一些陆军军医也开始怀疑他的学说,私下推进了米麦混合饭)。森欧外的傲慢和偏执态度,使日本陆军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甲午中日战争期间,日本陆军共有3944人死于脚气病;十年后的日俄战争期间,情况反而变得更加严重:日本陆军约有25万人患上脚气病,约2.8万人死亡。而同期战死者不过5万余人。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死于脚气病的日本军人总计有3万人之多。直到森欧外退休之后,日本陆军才开始模仿海军吃起米麦混合饭。

傲慢偏执的日本军医,让日本陆军因这一常见疾病死掉3万人

旧日本陆军军医森欧外

今天的医学证明,脚气病实际上是维生素B1缺乏症,通过改善饮食结构就能得到治疗。可在100年前的医学界,不吃药光吃饭就能治病的概念,却为主流所否定。日本陆海军的脚气病之争,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而已。

(作者署名: 朱世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