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战争史料 > \

南京大屠杀凶手受审前装死,一个特征被看出,最后枪决

原标题:南京大屠杀凶手受审前装死,一个特征被看出,最后枪决

这是一段流传于战后押解日本战犯的故事,人物、时间符合史实,有相关小说《战后之战》,还拍成了电视剧,但飞春读传找了多日,就是找不到其中事件的正史记载。

其大概情节如下:

南京大屠杀凶手受审前装死,一个特征被看出,最后枪决

(谷寿夫被押刑场)

谷寿夫,1937年侵华日军第6师团师团长。

12月13日南京沦陷后,第一个攻入城中的师团,也是南京大屠杀中仅次于首恶16师团的部队,残忍杀害5万多中国平民。

4个攻城的师团凶手中,谷寿夫是战后唯一从日本引渡回中国受审的。

作为一个中将,谷寿夫有一批极为忠孝的部下。得知他被引渡回中国受审,他们开始了劫狱行动。

在引渡回南京后,谷寿夫被暂时关押在上海小南门看守所内。

南京大屠杀凶手受审前装死,一个特征被看出,最后枪决

(谷寿夫被押回中国时,还提着暖瓶)

谷寿夫的老部下河野满少佐,重金贿赂了看守所副所长毕上清,为谷寿夫服用了特制药物,活人变死人样。

负责押解谷寿夫的国防兵,是南京国防部军法司特勤组派来的少尉军官,邢子健。

这个中国军人足智多谋,在夜里接到谷寿夫“高烧42度、心跳加速、心力衰竭”的消息后,立即赶往看守所,被告知人已经送往教会医院。

在医院抢救室,医生说战犯已经抢救无效死亡。

邢子健查看死者确为谷寿夫,没有呼吸没有心跳,瞳孔放大。他只得向上级汇报此事。

南京大屠杀凶手受审前装死,一个特征被看出,最后枪决

(押解谷寿夫的中国军人)

然而,走出医院的邢子健总觉得此事有点蹊跷,为啥人说死就死?为啥不往看守所附近的国立医院送,反而送到偏僻的教会医院呢?

邢子健决定回去再看看。

他借口自己肚子不舒服,再次来到医院太平间观察谷寿夫的尸体,用手一摸尸体还没有僵硬。这不正常,人死后很快变硬,但谷寿夫的身体还温热。

邢子健发觉其中有诈,立即布置部队把医院悄悄包围,自己埋伏在太平间。

南京大屠杀凶手受审前装死,一个特征被看出,最后枪决

(配图)

不多时,河野满带几个日本人抬着一个东西进来。

原来,他们在外边杀了一个中国人,企图用中国人的尸体来代替谷寿夫假死的尸体。

在他们狸猫换太子时,邢子健带兵冲进来抓了个正着。

谷寿夫被安全转移到另一个监狱,2个小时后身体各项指标慢慢恢复。

最终,1947年3月10日,谷寿夫经过南京军事法庭的审判,被依法执行枪决。

南京大屠杀凶手受审前装死,一个特征被看出,最后枪决

(判决谷寿夫死刑)

这段大快人心、充满民族自豪感的小说,情节比我叙述得更加惊心动魄,曲折复杂,还有男女感情戏。但遗憾的是,在南京大屠杀的相关书籍资料中,找不到谷寿夫越狱事件的记录。

小说取材于现实,可能是其他无名战犯越狱的事实被文学家们改造升华了。

前几天我在一本上海监狱的官方杂志中看到一份关于日本战犯的记载,是日本间谍中野久勇越狱被抓的真实记录。估计后人把它加工写成了剧本《战后之战》。

谷寿夫在小说中叫“石岩夫”,邢子健在小说中叫“邢剑”。一些自媒体作者把小说当成了历史来写,飞春在此说明。

【本文参考:《战后之战》《南京大屠杀:事实及纪录》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