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数码科技 > \

“乡镇中年”的互联网生活:网购、社交、做生意

原标题:“乡镇中年”的互联网生活:网购、社交、做生意


“乡镇中年”的互联网生活:网购、社交、做生意

作为“乡镇中年”的一员,潘阿姨的生活里有互联网生态不断下沉、渗透的缩影。

天下网商记者 丁波

在全国,有近300个地级市、3000个县城、40000个乡镇。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或主动,或被动,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融入互联网。他们的身上,投影出所谓“下沉市场”的真实映像。

春节期间,天下网商记者回乡走访了生活在江苏南部一个小镇的潘阿姨。从不会操作智能手机到在线网购、交友、做生意,短短的几年里,这些变化发生在53岁潘阿姨的生活中。

根据CNNIC 2018年8月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为8.02亿,30-59岁占比45.2%。其中,潘阿姨所在的50-60岁占比5.4%。


“乡镇中年”的互联网生活:网购、社交、做生意CNNIC调查数据

作为长尾人群“乡镇中年”的一员,潘阿姨的身上有着这些年互联网生态不断下沉,向乡镇渗透的缩影。潘阿姨和每一位“乡镇中年”一样普通,被时代和潮流影响着向前。她集用户、商家于一体的身份,也蕴含着“下沉市场”里无限的增量需求。

“淘龄2年”的中年网购KOL

天目湖镇位于江苏省溧阳(县)市的南部,在这座苏浙皖三省交界的县城里,它算不上经济发展最好的乡镇。潘阿姨和丈夫当年为了生计从村里搬了出来,如今他们已经在这儿生活了二十四年。

农历新年的到来让这对夫妻喜忧参半,准备年货、筹备年夜饭、招待上门的客人、再齐家出门拜年,这一套流程走下来,就意味着半个腊月和半个正月都将在忙碌中度过。但也只有在这样的长假,他们才能和从外地回来的孩子呆上一周,才能在父母家与兄弟姐妹的家庭欢聚。

临近除夕,潘阿姨一边准备年夜饭的菜肴,一边和刚回家的孩子聊天,“花呗的红包能领吗”“花呗能开通吗”“你爸爸的微信没有绑定银行卡”......每次孩子回来,她们都要开启问答和教学模式。

和三年前不敢自己网购、心疼流量费的光景相比,潘阿姨的互联网生活水平已不可同日而语。


“乡镇中年”的互联网生活:网购、社交、做生意潘阿姨手机里的App

女儿是她“上网”的领路人,从几年前购买智能机到安装微信、下载音乐播放器、斗地主App,一直都在鼓励她。但又担心母亲无法分辨真伪而受骗,女儿鼓励的同时还“恐吓”“短信里面的链接不能点”“让你填个人信息的不能信”“让你下软件的先不要下载”。

大部分时候,潘阿姨都要在微信里问过在外地的女儿才敢操作。

尽管淘龄2年,潘阿姨每次在淘宝上下单还是要问问女儿的意见。但经常得不到即时回复,指望不上女儿的时候潘阿姨就只能自己摸索,终于也把自己摸索成了一个KOL。

一个多月前,她在网上买了条羽绒裤,因为版型瘦长、内胆可拆卸清洗而受到楼上楼下女人们的夸赞,一时间这条裤子竟在周围小小地流行了一把,街坊邻居都来找她代购。

“她们让我帮忙买,我就分开下单,每单都能领一张优惠券,这样一条裤子就能帮她们省二十多块钱”,潘阿姨和女儿说起这件事,语气里都是骄傲。

App上的留守母亲和邻居

潘阿姨的手机里除了淘宝,常用的App还有微信、今日头条、支付宝、酷狗音乐、好轻(体重管理App)、移动掌上营业厅等。

CNNIC调查时列举的16类中国网民各类手机主要互联网应用中,即时通信、网络新闻、手机搜索、网络音乐等7类已经进入了潘阿姨和她周围中年人的生活中。

在微信里,和女儿的对话框、一家三口的聊天小群永远置顶。

去年9月,她转发一条被改编过的视频隐晦地向女儿催婚;10月,她和丈夫开车去当地的网红路线“一号公路”兜风,用短视频给朋友们直播;11月,她在水滴筹平台为得尿毒症的远房亲戚捐款;12月,她和朋友聚会后,用小程序将照片做成了电子相册;2019年1月,她又开始搜集信息研究不同类型的老年保险产品。

“不麻烦孩子”是潘阿姨的原则,女儿全年在家的时间不超过一个月,平日里全靠电话或视频联系,想孩子的时候就线上聊两句。去年8月,家里有盏灯坏了,她在淘宝上给女儿发信息,让帮忙挑选灯泡。

简单讨论了一会儿“灯泡选购指南”,潘阿姨下单了3只灯泡,让女儿帮忙付款。


“乡镇中年”的互联网生活:网购、社交、做生意让女儿帮忙买灯泡是潘阿姨的“中年撒娇配方”

这是家长们委婉的撒娇方式。

作为留守的乡镇中年人,潘阿姨和丈夫一边接受来自邻居们“你们家孩子有出息”的赞许,一边用这些App填补作为留守家长的空虚。手机在她的生活中占比越来越重,也重新构建了她与外界的连接。

在小镇上,像她这样的留守家长不在少数,他们通过微信建立“楼上楼下一家亲”的聊天群,在生活上互相照应,偶尔结伴出游和聚餐,逢年过节一起在群里抢红包,把孩子不在身边的日子过得也很热闹。

手机里开源节流的“潘掌柜”

潘阿姨还有一重身份——一家小餐馆的“掌柜的”。到镇上的这二十多年,她和丈夫在这里扎根开店做出了口碑,小镇上的人家几乎都吃过她家的菜。

与食物打了半辈子交道,夫妻二人本以为可以就这样把日子过下去,但时代发展太快。前几年,一条直接通往景区的新公路从300米外经过,绕开了小镇。之后,沿着新公路慢慢建起了不少餐馆、酒店及会所。


“乡镇中年”的互联网生活:网购、社交、做生意距离镇中心500米、略显破败的小镇入口

小镇没有霓虹灯,新楼盘的建造速度也远远比不上周遭。开车经过,镇上的建筑已经多年没有变化,显得有些破败。潘阿姨的餐馆就位于小镇中心位置,比起新公路周围的新气象,总感觉差了点儿意思。

来店里的客人渐渐开始提出新想法,“老板我没带现金,能用微信支付吗?”

或者,“老板娘,新公路那边都做外卖,你们家不送吗?送外卖的话我们就不用开车过来了。”

说的人越来越多,潘阿姨便赶紧去把支付二维码打印出来挂在显眼处。

自从开通了在线支付,夫妻俩的手机在营业期间就一直有硬币洒落的声音,紧跟着App“支付宝/微信到账XXX元”的提示音。潘阿姨的柜子里现金越来越少,App里的余额越来越多,于是她又赶忙安装了账本类App。

但潘阿姨夫妇俩对外卖很抗拒,家里人手不够,这家夫妻店就这样已经很忙碌,如果再接外卖订单定是忙不过来的。


“乡镇中年”的互联网生活:网购、社交、做生意

可是不接,怎么和别人竞争?

生意场上,不进则退。犹豫很久,外卖业务最终还是没有上线。

放弃了开源,潘阿姨开始节流。去年下半年,经朋友推荐她下载了面向商家批发的商城客户端,以往打电话让附近店家送货的方式被手机下单所取代。在这个饮料论箱卖、蔬菜10斤起售的App上,选择范围更多,价格也更加透明,用上优惠券会便宜更多。

在全国,有近300个地级市,3000个县城,40000个乡镇。潘阿姨所在的小镇只是其中之一,她也只是小镇商家里再普通不过的一家。

随着互联网在一二线城市市场的逐渐饱和,拼多多、趣头条、快手们快速崛起,越来越多的注意力开始投往县城、乡镇等“下沉市场”。潘阿姨这样集普通用户、商家等多个属性于一身的群体蕴含着这个市场里的无限需求,也代表着令人遐想的增量空间。

如今潘阿姨已经完全离不开手机。如果要出远门,她定会在朋友圈发一条,“今天休息,请大家广而告之。”对于潘阿姨来说,手机里不再只装着生活,也装着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