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社会万象 > \

20年后,还记得大荧幕上的冯巩、葛优、宋丹丹吗?

原标题:20年后,还记得大荧幕上的冯巩、葛优、宋丹丹吗?

号称史上最拥挤、春节档,刚刚落下了帷幕。

春节之前,众多业内人士都判断,这个春节档必将创下历史,票房60亿起步,70亿不多。然而,最后的结果却并不尽人意。

中国的电影市场,曾经就跟股票市场一样,有高峰、有低谷。

这两年,随着《我不是药神》《红海行动》《无名之辈》乃至《流浪地球》的接连出现,叫好又叫座,可以说正处在高峰上。

而把时间再往前推几年,会发现,那时的电影界,大IP+大流量的“互联网思维”横行无忌,烂片霸屏,圈钱吸金。

但再往前推,推到20年前,又能看到一个高峰——20年前的贺岁片,虽然没有如今这么热闹,演员也没有今天这般靓丽,但却真正从细节上反映了时代的特点,也能击中那个年代观众们的心。甚至,流传下来,击中你我。

逆境中“偷着乐”

1999年之交,内地迎来了贺岁片市场的“大红火”。

那年初,冯巩登台,主演了《没事偷着乐》。


20年后,还记得大荧幕上的冯巩、葛优、宋丹丹吗?

这部电影的导演是杨亚洲。杨亚洲这个名字放到今天,可能会让观众觉得有些陌生。毕竟,近几年来他的电影很少上院线,关注的题材也偏向农村和边缘人群,票房号召力一般。

但提到他的代表作,大家应该都有印象:《美丽的大脚》《嘿,老头》《最长的拥抱》。同时,他也是金鸡奖、华表奖、金鹰奖等国际电影大奖的常客。

当然,那时金鹰奖还没颁给某些小花,公信力还是在的。

彼时冯巩也是春晚常客,拿过一次百花,可谓是全民皆知的相声演员。这部电影里,他扮演一个市井小民张大民,没钱没房没能耐,生活甚是不易。


20年后,还记得大荧幕上的冯巩、葛优、宋丹丹吗?

但困难中,上帝也会突然开一扇窗。邻居云芳,由于男友出国被甩,三天不吃不喝。危难之际,一直暗恋云芳的大民用三寸不烂之舌,使云芳破涕为笑,投入了大民的怀抱。

这种蔫坏的屌丝好人形象,除了冯巩,可能也就葛优能驾驭。不过葛优当时在冯小刚的剧组里,出演了同档期的《不见不散》。而屌丝这个词的出现,也还得再等个十来年。

当然,没房结婚是个大问题。为了成全这对新人,弟弟、妹妹和老母亲只好一起挤在外屋,大民终于有了自己的“卧室”。

结果没几天,弟弟三民也结婚了,原本不大的卧室只好用木板一分为二,闹出了更多的矛盾……

一晃眼,过去二十年了,但困扰年轻人的难题却一直没变:房子。

虽然问题一样,但态度却不一样,比起如今年轻人的“丧”,大民只是告诫儿子:“好好活着,你就能碰到好多幸福,没事偷着乐吧。”

电影中,冯巩饰演的主角幽默有担当,面对不同的困境,总能想办法解决,默默承担憋屈,化解矛盾。

用现在的话来说,“充满了正能量”。

荒诞与希望

1999年,还有一部名扬一时的贺岁电影——《男妇女主任》。


20年后,还记得大荧幕上的冯巩、葛优、宋丹丹吗?

城市里长大的90后,对“妇女主任”这个职位大概没什么印象。事实上,哪家夫妻闹矛盾了,孩子不读书了,亲戚起纷争了,都要找妇女主任解决纷争。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和事佬”的角色,类似城里早先时候的居委会大妈。当然,从事这个职业的,基本上都是女性。

故事发生在一个名叫“兰河峪村”的地方。由于村妇女主仼交接班出现问题,出现了职位空缺,村长便动员凤莲(宋丹丹饰)的丈夫刘一本(赵本山饰)临时代替去乡里参加计生大会。

在会上,一直没怎么被人重视的刘一本,突然情不自禁开始吹牛。结果却被领导当成了全乡典型。骑虎难下的刘一本,干脆借坡下驴,开始想尽办法做起“妇女主任”的工作来......

这个故事遵循着一个经典的喜剧结构。先展开一个大矛盾,主角在解决矛盾的过程中,不断碰到荒诞的小挫折,一个个应对下去后,得到了自身的成长,也完成了故事的闭环。

七年后,宁浩也遵循这个套路,拍出了《疯狂的石头》。

于此同时,其魅力还在于,不仅拥有精彩的戏剧冲突,同时也不避讳体制转型中产生的矛盾。

但讽刺也有度。不管再怎么折腾,生活还是充满希望。

恨不起来的小人物

1999年,冯小刚也交出了他的第二部贺岁片《不见不散》,票房高达4000万。这个成绩即使放在今天,都不能算差。要知道,那时人均月工资还不到七百块。

这是他“贺岁三部曲”中的第二部,其余两部分别是《甲方乙方》和《没完没了》。自此,冯氏喜剧风格基本确立了下来,而与葛优的黄金组合也成了每年贺岁档的标配。

而孙楠,也因为演唱了电影同名主题曲而红遍全国。


20年后,还记得大荧幕上的冯巩、葛优、宋丹丹吗?

电影拍的是“见微知著”题材。故事的主线,是男女主角刘元与李清的一段平凡爱情。虽然场景在美国,但却映射到了中国诸事上面。


20年后,还记得大荧幕上的冯巩、葛优、宋丹丹吗?

在电影中,葛优饰演的刘元,和徐帆饰演的李青在美国相逢。屋漏偏逢连夜雨,因为各种各样的倒霉事,两人的爱情总差一点儿。经过反复的重聚分开,二人直到结局才最终在一起。

葛优饰演的“贱不喽嗖”的小人物形象,在这部电影中再度巩固了一回。

电影中有一幕是,葛优把徐帆带回房车睡觉,却又给后者递过去一根棒球棍。“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半夜我要摸到你床上,你千万别手软。”

完全是一副蔫坏的形象,让人恨不起来。

陈佩斯总结过,但凡好的喜剧,都有悲剧的内核,他自己讲过,喜剧的核心在于主角本身面临的困境与残缺,他便一直在演绎小人物的挣扎。周星驰也讲究普通人与大理想中错位的荒诞。而冯小刚最擅长的同样是在电影中记录小人物的嬉笑怒骂,这些普通人遇到的种种困难,实际上可以映照到每个人自身。

这让观众笑完之后,还有一丝叹息在心里。

然而,这一点,今天市面上90%的喜剧都没能做到。

戳中人心

为啥现在似乎很难拍出好作品了?

一是现在的电影,很难说得上是时代的浓缩。主创团队和出品方都变得越发浮躁,很难沉下心去观察生活,挖掘人性中的角落。大家盲目跟风好莱坞,搞大明星大制作,却忘了电影中最重要的一样东西——情。

就拿去年的春节档电影来说,《西游记之女儿国》《捉妖记2》都是表面闹腾,内核经不起推敲的电影,豆瓣都没超过5分;《唐人街探案2》完全是一个发生在美国,套着侦探推理壳的闹剧,和中国人的生活扯不上什么关系;《红海行动》虽然口碑爆棚,但这终究是一部战争片,反映的也不是人民生活的日常。

尽管去年也出现了《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这样能够戳中人心的作品,但比起每年成百上千部上线的华语片,这样的精品,还是太少。

二是20年前,经济刚刚起步,人们每天接触的信息密度也没有这般大。导演编剧讲好了一个发生在北京的故事,就等于讲好了一个发生在全国的故事。

但今天不一样了。北上广写字楼里的Cindy、Tony,省会机关的小张小赵,乡镇里的翠花二狗,每天的所思所想可谓天差地别。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人与人之间的圈层不但没有扩张,反倒隔离开来了。

但这并不能构成拍不出好电影的借口。反过来想,生活的可能性在增加,那么电影的可能性也是一样。

剧作家让·阿努伊曾说过:小说赋予人生以形式。电影也是一样,人们更需要好的故事来赋予其安全感。

我们怀念过去,但也对未来充满信心。

图片来源:视频截图、官方海报

文:《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记者 门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