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未解之谜 > \

巨石阵是如何建造的三种可能;建造难度堪比金字塔

巨石阵是如何建造的三种可能;建造难度堪比金字塔

  据说巨石阵建立于公元前2000年前(距今4300年),一直完好保存,巍然屹立存在至今。几百年来科学家不断对巨石阵进行研究,但是其用途和建造过程至今仍然是个谜。小编找遍全网,综合一些材料,归纳在一起,列举出巨石阵是如何建造的3种可能,仅供参考

  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的研究人员做了一场实验,他们组织考古学专业的大学生,模拟再现了巨石阵的建造过程。通过这个实验,研究者希望能解开巨石阵的建造谜团。巨石阵位于英格兰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平原,是英国最神秘的史前遗迹之一。

  建造难度堪比金字塔

  据英国考古学家考证,巨石阵建造时间可能比埃及最古老的金字塔还要早,距今已有将近5000年历史。以当时的技术水平而言,把巨石运输到巨石阵就已经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外圈来自马尔伯勒丘陵的大块砂岩石每块重达50吨,是从30公里以外的一块又大又硬的石头上切下来后一路拖过来的。里圈那些稍小一些的、每块重4吨的花岗岩石块,则是来自400公里开外南威尔士的普雷塞利山中。据研究者估计,建造巨石阵的时间超过了1千万小时。时至今日,仍无人知晓建造难度不亚于埃及金字塔的巨石阵究竟是如何建造的,对此科学家进行了各种推测。

  1、托架+轨道说

  1994年,考古学家朱利安·理查兹与工程师马克·惠特比招募了一些志愿者,用和巨石阵中一模一样的大石块来进行试验,以期了解当初古人是怎么移动那些重达数十吨的巨石的。

巨石阵是如何建造的三种可能;建造难度堪比金字塔

  首先,他们把大石块撬到一个圆木托架上,130名志愿者用绳索拽着托架往前拉动。马克发现,把托架放到涂满油脂的木轨道上拉最为省力。为了安全起见,他们用了现代人用的又粗又长无比结实的绳子。采用这样的方法,在坡度较缓的地方,这130人一天可以将石头拖动1千米,而在平地上顺利的话,一天可以拖动10千米。

  在这个试验中,科学家还进行了抬升石块的尝试。他们先将大石块倾斜着滑到一个预留坑洞的上方,然后将一块小石头放在大石块上拖动。这样就突然改变了大石块的平衡,并巧妙地使大石块正好下落到预定的位置。然后,用绳索把石块拉正。待巨石在坑中立稳固定之后,将石梁抬升放到巨石顶上。要想完成这项工作,需要用圆木搭成的升降脚手架把石块升高之后,再左一下右一下地将石块撬移到位。

  但是有人对这个试验不以为然。他们认为,现代人使用的是机器制成的极为结实的大绳索,而5000年前的古人只会用树皮来制造绳子。另外他们质疑搬运石头的工序、托架和木轨等设施,以及抬升和竖立石块使用的杠杆原理,新石器时代的古人会想的出吗?


  2、轴承说+柳条筐说

  2010年,学生Andrew在考察巨石阵的时候,注意到散落在石柱群旁边的小石球。对这些被雕琢过的石球进行测量和称重后,他发现这些石球的直径几乎都是70毫米。于是推测石器时代没有车轮,所以人们很可能是建造内部装有石球的轨道,利用滚珠轴承来运送石块。

巨石阵是如何建造的三种可能;建造难度堪比金字塔

  Andrew用木质球进行了试验,发现在他设计的轨道上,只用一根指头就能推动约100千克重的负荷,如果几个人一起用力,4吨重的负荷也能推动,巨石阵中较小的石头大概就这个重量。对于那些较大的石头, Andrew推测可能是利用了牛和人一起推动。

  同年,英国工程师Garry Lavin利用柳树和桤木树苗做了一个柳条筐,然后叫上几个朋友,把一吨重的大石头在路上推了起来。他认为从威尔士的采石场到巨石阵的200多公里的路,巨石就是这么被滚过来的。同时他推测,牛在拉动柳条筐内巨石的过程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3、木楔+雪橇说

  2015年,英国的一个考古研究团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他们在威尔士的两个地点发现了新石器时代的采石场,大量证据表明建于5000年前的史前巨石阵中独特的“青石”就来源于这些采石场。

巨石阵是如何建造的三种可能;建造难度堪比金字塔

  在采石场考古学家发现了石制工具、土制坡道和平台,还发现了一条古老的下沉道路,可能是采石场的出口线路。采石场有天然形成的岩柱,因此史前工人们的任务就变得容易一些。“他们只需将木楔插入石柱之间的缝隙,剩下的就是等待威尔士的雨水把木头泡胀,然后工人们就能轻易的将石柱从岩壁上分离出来。”南安普敦大学的Josh Pollard博士说,“接着,采石场的工人会把石柱放到土制或石制平台上,最后人们就能沿着轨道将巨石运送出去了。”

  将巨石从采石场运走不仅需要力量,还需要精巧的装置。采石场的出口道路只有1.8米宽,无法使用木滚子。考古学家认为,工人使用了绳索、杠杆和一个支轴才把巨石放在木雪橇上,然后将木雪橇运到或滑到山下。“完成这个任务需要两个团队,一个团队手握绳索站在上方,慢慢下放绳索,另一个站在低1米的地方准备迎接。”考古项目主管、伦敦大学学院教授Mike Parker Pearson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