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未解之谜 > \

农户家中惊现圣旨 原版圣旨是怎样的


    近日,河北一农户家里就有一副圣旨,而且距今568年,是明英宗于正统十二年(1447年)时的圣旨。河北省临西县摇鞍镇东来寨村一吴姓农户家中,珍藏着一道清康熙二十三年(公元1684年)九月二十四日颁发的圣旨原件,虽历经300多年的风雨沧桑,但保存基本完好。文保部门认为这道圣旨真实记录了我国封建社会的推恩制度,对于研究明前期社会文化具有很高的史料参考价值。

    河北省邢台市广宗县北塘疃镇小固堡村,一户姓郭的村民家中发现圣旨。经过文保部门鉴定,该圣旨为明英宗于正统十二年(1447年)颁发给时任南京户部云南清吏司主事郭(王扁,音宾)之父郭士贤的,距今568年。

    这道圣旨为青黄两色绢本,长1.92米,宽31厘米。右首绣有"奉天诰命"四字,左侧绣有"宣德二年"。开头为"奉天承运,皇帝敕曰",内容用楷书书写,字体工整端正,行文简洁流畅。末端盖有皇家"敕命之宝"方形印章,颁旨时间为正统十二年闰四月二十日。圣旨全文共135字,字迹清晰可辨。

    这幅圣旨材料为提花锦缎,整体底衬是纵横交错的云彩图,总长1.2米,宽0.31米,用汉文和满文两种文字书写,圣旨正文汉字部分用楷书书写,共计19行,325个汉字,满文部分共计23行。

    圣旨正文大意是南京户部云南清吏司主事郭(王扁,音宾)为国家出谋献策,效力任事,尽职尽责,所以朝廷对其推广封赠,以示恩典,使其双亲荣显,因此封赠其父郭士贤。

    持有这道圣旨的郭姓村民今年已有76岁高龄。老人说,这道圣旨传了19代,接手时有棕色圣旨托架,平时放于托架,每年夏天晒一晒,它不仅记录着郭氏先人们的功绩,还是教育后人的重要题材。

    在现代的古装剧中,无论明清还是汉唐,在宣读圣旨时大多是由太监宣读,而且开头常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其实这样的开头并非准确。在此次展出的圣旨中,大多为"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其中,"奉"字放第一行,"天承运"放第二行顶格,"皇帝制曰"放第三行。          

    原版圣旨是怎样的

    据专家介绍,圣旨在措辞方面会因具体的内容而采用不同的措辞,比如有"诏曰、制曰、敕曰"等多种,其中"诏曰"是诏告天下。凡重大政事须布告天下臣民的,使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如皇帝嗣位、太子继位等。其格式:起首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开始,接叙诏告事由,最后以"布告中外,咸使闻知"或"布告天下,咸使闻知"结束。文尾书明下诏的年月日并加盖"皇帝之宝"。而"制曰"则是皇帝的德音下达,类似于嘉奖令之类的。而"敕曰"是告诫的意思。皇帝在给官员加官晋爵的同时要警告你不要恃宠而骄。

   

    那么,圣旨是不是都以"奉天承运"开始呢?周庆明说,采用"奉天承运"为圣旨,是从明代开始的。之前,在唐代皇帝的诏书中,多采用"门下"两字,因为圣旨一般由当时的门下省审核颁发,如《肃宗命皇太子监国制》的圣旨,开头语便是:"门下,天下之本……"也有用"朕绍膺骏命"等词作开头语的。魏晋南北朝时期,圣旨开头语多用"应天顺时,受兹明命"八个字,以阐明天子的"正统"。蒙古族的最高天神是长生天,所以元朝时期的圣旨开头语一律是"长生天气力里,大福荫护助里,皇帝圣旨……"最早使用"奉天承运"作为圣旨开头语的,则是明太祖朱元璋。朱元璋刚当皇帝时爱用"参酌唐宋",十多年后才换用"奉天承运",之后就固定了下来。          

    昨日,秀山县政协特聘文史委员、民俗学家刘济平等人,在秀山一村民家中发现嘉庆二十年间的皇帝诰封手谕圣旨,虽历经沧桑仍保存完整。该圣旨为五彩双龙绢满汉合璧,用汉、满两种文字竖书,共260字,长2.5米,宽0.3米,用青黄黑白赤五种丝绸织成,俗称五色诏书或云锦诰命,中有两方米红玺印,保存基本完整。

    农户家中惊现圣旨 原版圣旨是怎样的

    圣旨首端是咖啡色提花织成的首尾相对的两条腾云驾雾的龙,两龙拥着"奉天诰命"四个篆字。整幅圣旨上错落有致地布满提花织成的云团,预示圣旨从天而降,至高无上。

    刘济平说,从圣旨内容来看,皇帝诰封的是时任台湾兵备道的糜奇瑜的胞兄。嘉庆帝因糜奇瑜功劳卓著,认为是其父母教子有方,分别对胞兄、嫂诰封官职,其中糜奇瑾为中宪大夫、嫂王氏为恭人,落款为"嘉庆二十年十二月十三日"(1816年12月13日)。

    据《秀山县志》所载,糜奇瑜是秀山中和镇人,任清廷台湾兵备道兼提督学政、福建按察使、河南布政使、贵州布政使、太仆寺卿等职。

    刘济平说,根据县志记录,糜奇瑜曾在台湾为官五年,勤理政事,励精图治,除弊兴利。经过糜奇瑜的这一番整顿和建设,台湾的政治和教育大有改观。当时的闽浙总督汪志伊上奏清廷,称赞糜奇瑜的政绩为"闽越治行第一"。嘉庆皇帝阅奏,曾下诏颁发"学筋汉清"和"政筋汉清",表彰其治台功绩。

    "目前全市清朝时期留下来的档案、资料虽然不少,但像秀山发现的诰封圣旨却不多见。"刘济平说,它对研究清朝历史、清代文书制度、官制及清代书法、针织等方面有极高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