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数码科技 > \

谁杀死了ofo?马化腾说的那个病根,未必正确

原标题:谁杀死了ofo?马化腾说的那个病根,未必正确

马化腾,作为共享单车赛道的局中人,在朋友圈指认了造成ofo此刻局面的罪魁祸首——一个veto right(否决权)。

在ofo的董事会中,戴威、朱啸虎、经纬均拥有一票否决权。2017年12月初,在撮合摩拜与ofo合并无望后,朱啸虎退出。据了解,朱啸虎将ofo的股份出售给阿里巴巴和滴滴。其中,阿里拿到大部分额度,滴滴只拿了一小部分,此后,双方共同享有一票否决权。

结果,什么拯救行动都难通过,造成了ofo的悲剧。

可真的如此吗?未必,如果从根子上就有问题,否决拯救,不过是放弃抢救和先走一步而已。

马老板的观点,其实是站在战略投资人的角度去思考,可如果站在行业模型角度,则未必正确。

谁杀死了ofo?马化腾说的那个病根,未必正确

贫道去年年初曾经写过一篇《共享经济大风口,距离疯狂还有几码?》,然后被批为危言耸听,结果现在成了印证的预言。

下文中引号部分,即为之前文章的“预言”原文。

彼时,贫道开篇即写到“盈利模式嘛,依然是押金。而用户群落显然是一抓一大把,而且大多数长时间内不会取出押金。”

在那篇预言里,“可以共享的产品,已经从单车这个小门类跳脱出来,走向了篮球、雨伞、充电宝、汽车,估计很快就会有共享男女朋友之类的新创意出现。”最后都得到了证实,而共享经济念歪了经,也是不言而喻的。

即所谓共享,其实不是共享闲置,而是创造限制。

共享闲置的概念是:我暂时没用了,借给你用。创造闲置的概念是:我造出些东西,租给你用。

共享闲置的核心,是去除浪费,让每一个已经存在的资源都能发挥作用。如果一定要给予一个高大上的定义,也可以称之为侧供给改革的一种实现形式。

只是,现在,我们看到的许多共享形态,只是租赁模式的体现,或者叫做互联网+租赁。许多人因此而斥责当下的所谓共享经济,只是躺在共享风口的一头名字叫租赁的猪。

谁杀死了ofo?马化腾说的那个病根,未必正确

那么,共享单车的实际形态是什么呢?如我那篇文章所言“大多数有需求的用户,不知道哪里有自行车(可替换各种共享名词)可借,互联网帮忙做了导航,缩短了用户的获得距离和成本。”

如此而已,阳光下并没什么新鲜事。

结果呢,共享单车的出现只解决了一个问题:“它还是解决了一个闲置,不是用户需要的闲置,也不是有意去解决的——释放了上海凤凰、天津飞鸽等老牌自行车厂的产能,为它们科技创新、找到新的市场,提供了一个窗口时间。”

只不过可悲的是,被激活的自行车厂商还是有太多的款项没有收回来。

谁杀死了ofo?马化腾说的那个病根,未必正确

如此算来,不过是一个租赁模式的互联网+版本,其根子上就已经不正,如何能够活的好。不过是烧完了投资的钱和用完了用户押金后,再把自己的信用发挥到极致,又把赖皮的风格(押金难退)发挥到极致,最终变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

至于否决权,如果没有它,只是让更多的接盘侠进来,然后一起烧钱,将盘子烧得更烫,最终没有人敢接过盘子,或接了盘,烫的摔碎它而已。

张书乐 人民网、人民邮电报专栏作者,互联网和游戏产业观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