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战争史料 > \

蕞尔岛国大陆梦:被日本垂涎已久的天朝上邦!

原标题:蕞尔岛国大陆梦:被日本垂涎已久的天朝上邦!

朕安抚尔等亿兆,终欲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置天下于富岳之安。——睦仁日本,意为太阳升起的地方。

日本国即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以及其他6800多个散布在太平洋上的小岛屿。

生活在岛上的日本人,从来就没有放弃对于一块坚实大陆的梦想和追求,他们将贪婪的目光聚焦于曾是他们的“天朝上邦”——中国……

“对日本人来说,中国人从有头脑的,内省的和充斥于德川时代艺术家绘画中的圣贤,一变而为光绪二十一年(1895)印刷商们所描述的在近代日本军队面前仓皇逃跑的乌合之众。”

“大陆政策”出台

通过“明治维新”刚刚走上资本主义道路的日本,正处在资本主义的“幼年期”。它自身旧有的封建残余势力并没有荡涤干净,社会生产关系中仍然存在着地主对农民的剥削关系;在新兴的工业部门中,手工劳动者也遭受着来自资本家的剥削。

这样一来,日本大多数的人口都遭受着不同程度的压榨。购买力低下,国内市场就显得很狭小,丰富的物质产品无法在国内市场上得到消化,出现“腹胀”现象。因此,日本不得不加紧开拓海外市场,来帮助消化,同时解决国内原料匮乏的问题。

刚刚结束幕府时代的日本新生政权,依然带有军事封建性的浓厚气息。随着国力的逐渐强盛,本已浓重的军国主义思潮更加泛滥。

在这些因素的综合作用下,日本加紧了对外侵略的脚步。极力鼓吹殖民扩张的“大陆政策”呼之欲出。

蕞尔岛国大陆梦:被日本垂涎已久的天朝上邦!

睦仁

同治七年(1868),新登基的日本天皇睦仁定年号为“明治”。他在即位时发表的《御笔信》中,宣称“终欲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

可见,明治政府在创建之初就已经将向大陆扩张作为基本国策,“大陆政策”也正是在这个基础上逐步形成的。

“大陆政策”,也叫做大陆经略政策。是日本不甘心于一直居住在海岛之上,企图通过战争手段来吞并本国附近隔海相望的大陆国家,诸如中国、朝鲜的对外殖民扩张策略。也是日本近代军国主义在国家政策层面的具体体现。

“大陆政策”将日本的对外殖民扩张划分为5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具体的目标指向:

首先是台湾,之后是朝鲜半岛。借助朝鲜为跳板进而占领中国的东北地区和蒙古地区,继而占领中国全境,最终称霸亚洲,统治全世界。

蕞尔岛国,野心却膨胀的可怕。

“大陆政策”的战略构想,源于日本早期改革派政治家吉田松阴(1830—1859)。

蕞尔岛国大陆梦:被日本垂涎已久的天朝上邦!

吉田松阴

早在咸丰五年(1855),他就认为,日本暂不具备与英、法、德、俄等西方列强相抗衡的能力,而与本国临近的朝鲜和中国才是首选侵略目标。

吉田松阴的构想是,“一旦军舰大炮稍微充实,便可开拓虾夷,晓喻琉球,使之会同朝觐;责难朝鲜,使之纳币进贡;割南满之地,收台湾、吕宋之岛,占领整个中国,君临印度。”

日本明治时期的扩张狂人江藤新平(1834—1874)曾经主张,日本同俄国结盟,先攻下朝鲜,再将中国划分而治。待养足实力,将俄人驱逐,实现独占中国,完成第二次“明治维新”。

日本的国民启蒙教育家,福泽谕吉(1835——1901)不仅鼓吹天皇应亲自率军打进中国北京,还公开抛出不与中国朝鲜为伍的《脱亚论》,鼓吹:“今日谋之,我国无暇待邻国开明以共兴亚洲,宁脱其伍而与西洋之文明国共进退,与彼支那相接之法,亦不因邻国之故而格外客套,正可依西洋人与之法处置。亲恶友不免但恶名,依我等之心,宜谢绝亚洲东方恶友。”

经过近30年的努力发展,这些人的“幻想”,逐步被具体化并付诸实际。

将其制定成为方针的,是山县有朋。

山县有朋(1838——1922),幼名辰之助,后改为小助、小辅。到明治维新后又改为有朋,号含雪。他是日本著名的政治家、战略家,曾经担任过陆军卿、参军、参谋本部长、内务大臣、农商大臣等职,又是日本的陆军之父,开创了长州藩人控制陆军的先河。

蕞尔岛国大陆梦:被日本垂涎已久的天朝上邦!

山县有朋

山县有朋出身低微,但他积极投身“明治维新”,一路晋升为陆军中将、近卫都督,为缔造日本新式陆军立下了汗马功劳,并最终成为日本历史上最大的派阀。

他将丰臣秀吉(1537—1598)等人提出的“大陆政策”,进一步完善发展,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依据。

山县有朋将日本疆土称为“主权线”,将朝鲜、中国等视为日本的“利益线”,即与“主权线”紧密相关的区域。

他认为,维护一个国家的独立,不只是维护其“主权线”的独立,更要保护其“利益线”。这些理论主要体现在他的两部著作《军备意见书》和《外交政略论》中。

山县有朋在《军备意见书》中,提出将中国作为日本“假想的敌人”,并主张针对中国充实军备。

之后,又在《外交政略论》中提出,俄国将是日本侵占朝鲜、中国的最大威胁者,必须全力与之争夺。

山县有朋详细具体的方针策略不断成形,日本举国也在为将来的实际扩张,积极积蓄各种力量。

蕞尔岛国大陆梦:被日本垂涎已久的天朝上邦!

洋务派先驱魏源,在中国宣传“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思想,其著作《海国图志》发行仅千余册,甚至还被列为禁书。而在日本,这本著作却成为学者和政治家们的案头必备读物。

与《海国图志》相似的,还有美国著名海洋军事学家、历史学家马汉(1840—1914)撰写的《海权对1660—1783年历史之影响》一书问世后,日本朝野上下,乃至学校教师,几乎人手一册。

日本政府潜心学习强国之长技,在西方先进技术的指导下,筹建兵工制造厂,着力发展近代军事工业。到甲午战争前,日本东京和大阪的炮兵工厂,横须贺和筑地的海军工厂,已具相当规模。

它们生产出的大批新式步枪、火炮、野炮、山炮、平射炮等先进武器,装备军队后,使日本陆军的战斗力实现了质的飞跃。

除了从国外进口舰艇外,日本的海军工厂也相继制造出近代化的作战舰艇。到甲午战争之前,日本已经拥有32艘军舰和37艘鱼雷艇,可以装备成一支颇具战斗力的海军。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日本政府开始大幅提升军事预算,增加军费开支,目的就是为了扩充陆海军力量,建立一支强大的作战部队。

光绪十六年(1890),日本将国家总预算的30%用于军费开支。两年之后,这一数字又提高到了41%。光绪二十年(1894)日本的军费开支,比上年猛增4倍。

蕞尔岛国大陆梦:被日本垂涎已久的天朝上邦!

同时,日本对原有军事机制进行改革。光绪十年(1884),将全国分为7个军管区,每个军管区下设2个师团。军管区和师管区分设与府县相对应的管理机构,来维持地方治安,担负地区守备、征募壮丁。各个军管区的军队还可以组编成作战军团。新的军事管区制度,使军队集治安、守备、作战三位于一体,更加灵活变通。

光绪十二年(1886)实施兵役改革。通过改革征兵体制,迅速提升军队的紧急应战能力和快速扩张能力。由于在陆军编制上设立了常备队、补充队和后备队三种队伍,使实际兵力扩大了一倍半,兵员得到很大补充。

据光绪十九年(1893)的数据显示,当时的日本陆军已经有7个师团,加上要塞炮兵、警备队、宪兵队等作战群体,陆军人数已达75,386人。另外,还有大量预备役兵员可随时调用。

为提高军队素质,日本特意从部队选拔精英分子,派往西欧学习考察,接受先进的军事教育和作战理念。有了先进武器装备军队,日本政府还不忘从思想上对军队和国民进行再武装。

在军队中,将“皇军”的传统观念和“日本民族精神”灌输进官兵的头脑中。要求官兵秉承发扬“武士道精神”,激励他们以旧时代日本军人为榜样,力图将他们培养成为能够“殉身报国”的“正统”军人。

在社会上,以“武士道精神”教育青年学生,要求他们忠君、节义、廉耻、勇武、坚韧,鼓励他们积极参军参战,效忠天皇。

还要求国民必须尊崇天皇和皇室,强迫国民信仰天皇即“活神”的“神道”。同时广设“神社”,供国民“参拜”,强化对国民的思想控制。

就在对外扩张的准备工作有条不紊进行之时,日军的作战部已经制定出详尽的作战计划。同时又派出大批间谍前往朝鲜和中国,搜集各种情报,为战争开路。(本文摘自《与世界相遇》,周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