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战争史料 > \

自由无价:1836年的阿拉莫之役

原标题:自由无价:1836年的阿拉莫之役

我决心尽可能的让自己像一个不会忘记自己与国家荣誉的士兵一样战死。胜利或者死亡!--阿拉莫城防指挥官,威廉姆斯•B•特拉维斯

墨西哥独裁者 圣塔•安纳

1810年的革命,让墨西哥脱离了西班牙王国的统治,迎来独立。但到了1833年,圣塔•安纳当选墨西哥总统,开始实行一系列的独裁政策。当时的德克萨斯与这片土地上的美国拓荒民们,还都处于墨西哥的统治之下。他们并没有向圣塔•安纳妥协,反而选择了为自由而战。

德克赛斯原本和墨西哥一起属于西班牙的美洲殖民地

其中最为悲壮的战役爆发在1836年的2-3月,200名德克萨斯民兵在面对超过3000人的墨西哥军队时,战到了最后一刻。这场温泉关式的战斗被称为阿拉莫之战,如今已成为美国精神的代名词。

自由无价:1836年的阿拉莫之役

阿拉莫是一座规模不大的小要塞

阿拉莫要塞位于如今的德克萨斯圣安东尼奥市附近,是一座战地1.2公顷,周长约400米的小型要塞。要塞内拥有一座教堂和一座兵营,城墙约有2.7-3.7米高、0.84米厚。在1835年12月,德州起义军攻占了这里,全歼了驻扎于此的墨西哥守军。愤怒的圣塔•安纳组织了约6000人的军队前去镇压,并下达了“不留俘虏”的残酷命令。

阿拉莫要塞的结构布局

此时的阿拉莫要塞约有100人的守军。指挥官尼尔向其他定居点和美国求援,但赶来的只有骑兵军官威廉姆斯•特拉维斯、1门18磅炮和零零散散的志愿者。当3000多人的墨军抵达阿拉莫附近,便在一周内向阿拉莫发射了超过200发炮弹。

自由无价:1836年的阿拉莫之役

阿拉莫的城防指挥官—威廉姆斯·B·特拉维斯

困守要塞的守军却是只有200多人的民兵。他们还缺衣少粮、弹药匮乏。当寒冬来临,就不得不冒着封锁前往郊外去搜寻生火的木柴。指挥官之一的鲍伊也生病倒下,将指挥权交给了同僚特拉维斯。

坚持困守阿拉莫的德克萨斯民兵

但不论是炮击还是绝境,都无法让德克萨斯人屈服。在12天的前哨站中,民兵便击退了一支有200多人组成,并试图越过圣安东尼奥河的墨军小分队。当墨军向他们发布投降通牒的时,民兵总是以隆隆的炮声作为拒绝的回应。

率领民兵们防守城墙的特拉维斯(中央高举军刀者)

3月5号,墨军发起总攻。特拉维斯召集了阿拉莫的全体保卫者们,用军刀在他们面前画下了一条线,让自愿留下人的向前一步。结果除了1人以外,其他的人都坚定不移的向前迈步。他们选择轰轰烈烈的战死,而非苟且偷生。

晚上10点,墨军停止炮击。随后,便派出1800多名士兵,分成四队从东北、正北、西北发起了最后的进攻。在夜色的掩护下,他们成功暗杀了3名德克萨斯哨兵,悄悄迫近到了城墙下方。直到墨军高喊“圣塔•安纳万岁!”并发起突击时,守军才从睡梦中醒来。

守军在城墙失守后继续残酷的肉搏战

但被惊醒的特拉维斯没有慌乱,他对民兵们高呼:“孩子们!墨西哥人就在这里,让我们把他们送下地狱!”,随后就带领着所有人进入战位,与墨军展开了激烈厮杀。

由于墨军大部分是临时招募的新兵,只能在行军途中接受了简单的训练。结果,有人甚至因为后坐力太大而拒绝抵肩射击。民兵们则拥有浓厚的持枪传统与训练,所以在战斗初期反而占据了上风。那门位于东北角的十八磅炮,也不断轰杀着采用密集队形的墨军。由于缺乏炮弹,抵抗者们就用铰链、铁钉等一切能用的东西来装填大炮,造成了墨军差不多半个连的惨重伤亡。墨军指挥官杜克上校也中弹落马,险些被友军践踏而死。

自由无价:1836年的阿拉莫之役

在围攻战期间患病的指挥官 鲍伊

墨军便在阿拉莫城下陷入混乱。前排士兵犹犹豫豫的不敢前进,又被后排的老兵与军官们推搡着向前。只能硬着脑袋爬上云梯,然后被城头的民兵杀死。在抵抗军们的顽强奋战下,墨军连续两次突击都被击退。

气急败坏的圣塔•安纳,将500名骑兵与步兵预备队全部投入战场,发起了第三次攻击。墨军依仗着数以倍计的兵力优势,从多个方向同时进攻,让势单力薄的守卫者们难以招架。城墙、畜拦与炮兵阵地都相继沦陷,特拉维斯也英勇的战死在了城墙上。

自由无价:1836年的阿拉莫之役

在教堂等地坚持战斗的民兵

守军被逐渐压缩到了教堂附近,但他们还没有放弃,反而越战越勇。防御教堂前矮墙的民兵由于来不及装填弹药,干脆冲出掩体,用小刀、枪托与墨军爆发了惨烈的白刃战。退入教堂的民兵,也提前在教堂墙壁上凿了射击孔,并部署了2门12磅炮,不断射杀着蜂拥而至的墨军。当墨军用大炮炸毁了门前的路障,炮兵们又拿起步枪继续抵抗。

一把守军使用过的小刀

看守弹药库的罗伯特•埃文斯在身受重伤时,还想着不让弹药落入敌军手中。他挣扎着想用火炬去引爆弹药库,与墨军同归于尽。但却在距离只有几米的地方因伤重而亡。就在这样一个小教堂里,勇敢的德克萨斯人为自由和权力而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惨烈的战斗一直持续到清晨,墨军才终于控制了阿拉莫要塞。大约182~257名民兵永远倒在了要塞里,但他们身边往往躺着更多的墨军。光在民兵克罗克特的尸体边,就倒下了足足16个墨西哥人。整场战役中,墨军付出了400~600多人的伤亡,超过了守军的总兵力。

自由无价:1836年的阿拉莫之役

战后 满目疮痍的阿拉莫要塞外景

当然,简单的数字是无法阐释这场小战役的影响的。因为抵抗军们的牺牲,化作了改变历史的力量。在阿拉莫之战的鼓舞下,越来越多的德克萨斯人站在了争取独立的第一线。

自由无价:1836年的阿拉莫之役

一个月后 德克萨斯人在圣哈辛托痛击墨西哥军队

一个月后的圣哈辛托战役中,山姆•休斯顿率领约700名民兵高喊“铭记阿拉莫!”的口号向1200多人的墨军发起突击。在短短18分钟内,就以伤亡39人的微弱伤亡,击毙超过700名墨军。他们还俘虏了圣塔•安纳本人,迫使墨军撤出德克萨斯。

被俘的圣塔•安纳 正在向德克萨斯人投降

同年,德克萨斯正式独立建国,成为不再受到墨西哥独裁统治的“孤星共和国”。1845年,德克萨斯加入美国联邦,成为了美国第28个州。也是唯一一个以独立国家身份加入联邦的州。

1938年 纪念阿拉莫战役百年时发行的邮票

如今的美国已经成为世界级的超级强国。德克萨斯也成为了美国第二的人口、土地与经济大洲。阿拉莫之战也通过电影与要塞博物馆一起,向后人静静讲述美国为自由所付出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