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战争史料 > \

南京大屠杀战犯临死前喊:慢着,我有一个要求!结果竟被满足了

原标题:南京大屠杀战犯临死前喊:慢着,我有一个要求!结果竟被满足了

战争检验人性,而战争放大了人性中的魔性,日本人本性残忍,而他们的残忍却长期固化在温和的外表下,在日本,人们很在乎周围人对他们的评判,于是循规蹈矩,对人有礼貌,彬彬有礼,从不逾矩半步,然而内心却是残忍的、压抑的、变态的。

二战中,侵华日军在中国烧杀抢掠,奸淫掳虐,无恶不作,让中国善良的百姓遭到残忍的杀害,然而日本人至今仍然没完全认账。

然而日本人的恶行被各国记者用镜头记录下来,成为他们无法抵赖的“罪证”,在审判日本侵华的庭审之中,这些照片便是“铁证”。

二战结束后,日本投降,中国决定向日本算总账,他们将侵华战犯引渡到日本接受审查,尤其是南京大屠杀的战犯,不过令人震惊的是,中国人对那些血债累累的战犯,惩罚并不严厉,在国际网民眼里,中国人还是太善良了,对他们处于宽容的死刑,还答应了他们临死的愿望。

南京大屠杀战犯临死前喊:慢着,我有一个要求!结果竟被满足了

还有少数的战犯得到了帝国主义的庇护,他们有一些人可以从容地病死,而不用进行正义的审判。

在二战所有的战犯中,向井敏明和野田岩是最应该处于极刑的战犯,他们曾举办骇人听闻的“百人斩”杀人比赛,被日军拍摄记录后,在日本国内成为“英雄”,不明白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为什么能让日本认为是“英雄”而不是“屠夫”?

南京大屠杀战犯临死前喊:慢着,我有一个要求!结果竟被满足了

在道德和理性缺席的时代,向弱者举起屠刀,竟然也成了强者的行为,所谓的日本近代文明,不过是虚伪政客血迹斑斑的谎言和罪证。

野田竟然因杀人过多而卷了刀刃,输掉了比赛,比向井敏明少杀了一个人,他说,到南京城再比赛,如此丧心病狂,而日本军界却无比崇拜这两个人。

南京大屠杀战犯临死前喊:慢着,我有一个要求!结果竟被满足了

南京大屠杀的第三个战犯田中军吉在攻下南京后,从中华门杀到水西门,杀死五百多人,这一幕被日本记者拍照留念,收录在日本的《皇兵》中。

战争结束后,这三个人慌忙逃窜回国,连名字都改了,不敢去工作,只能在街边做小商贩,卖点东西糊口,然而中国政府还是把他们三个抓到了,引渡回中国接受审判。

这三个人看着拍摄的照片,无言以对,铁证如山,他们无法辩驳,也没为自己申诉,接受了枪决的死刑。

一九四八年,他们在执行死刑前,突然提了一个要求,希望被满足,三个人对押送警员提出想要一根烟,然后再从容赴死。

南京大屠杀战犯临死前喊:慢着,我有一个要求!结果竟被满足了

警务员把战犯的要求汇报给少将石美瑜后,他想了想同意了,这三个人从容地抽了一根烟,多活了几分钟,过完烟瘾后才被枪决。

当然,对于一般的死刑犯,满足一个小小的要求并不过分,可对于这三个劣迹斑斑、罪行罄竹难书的侵华战犯、杀人狂魔,临死前还要满足他们生为人类的愿望,对于那些受害的百姓,可谓是残忍。

南京大屠杀战犯临死前喊:慢着,我有一个要求!结果竟被满足了

有时候对敌人的仁慈,是对我们自己人的残忍,那些受害的无辜百姓临死前没准也想抽支烟,或者希望他们发慈悲能留条命,然而那些无辜善良百姓的最后一个愿望,又有谁看得见,又有谁来满足?

面对侵华战犯,中国人仍然有一念的慈悲,可如果日本人当时有一念的慈悲,我们的祖先、我们的亲人也不至于成为刀下的冤魂,包括那些孩子,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也被他们无辜杀死。

虽然南京大屠杀的三个战犯已经伏法,得到应有的报应,然而还是有漏网之鱼,那些逃脱惩罚的战犯,仅仅以病死而淡出法西斯舞台,中国人民对他们的惩罚,是不是太轻了些?

南京大屠杀战犯临死前喊:慢着,我有一个要求!结果竟被满足了

中国人是善良的,即使对这些能够当场处决的战犯,还是给予最大的宽容与善良,然而当善良被敌人利用时,善良也成了中国人最大的软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