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影视圈 > \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原标题: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本文由Sir电影原创:dushetv)

看了这么多年电影,Sir一直提醒自己不要陷入一种判断——

它比原著差在哪。

每当有热门IP改编作品问世时,Sir最害怕听到:

“这里的情节和原著讲的不对。”

“那个任务不是这个角色做的。”

“这么拍简直是在毁经典。”

……

没猜错,这帮人叫原著党。

影视和原著小说,都是独立的作品,视觉和文字本身传递的技巧和方法本就不同,身为作家和导演,更有权寻求各自的命题。

好的表达各不一样,比如同样的《阿甘正传》,看书你看出了对美国的嘲讽,看电影你可能更侧重于阿甘精神。

但烂的表达……

你说《三国之见龙卸甲》到底烂在哪,难道是和原著不一样?

拜托,它明显就是烂在它自己。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想必大家都猜到Sir要说的新片了——

《云南虫谷》

Mo Jin the Worm Valley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改编自《鬼吹灯》。

众所周知,“鬼吹灯”这三个字,越来越沉,也越来越飘。

书迷依然对还原不死心,每逢影视改编的消息一传出,唱好唱衰就成了粉圈常态。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2015年至今,这系列已经两次被搬上大银幕。蹭热点的网大更是不可胜数。

但带给观众的有迎头痛击——大导演大投资一线演员组成的《九层妖塔》。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也有口碑票房双收,让原著党和路人都评价颇高的《寻龙诀》。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接下来更是过山车一般的体验。

我们似乎找到了如《星际迷航》当年大电影系列一样的规律——

好一部,烂一部。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不吹不黑,创作者一直希望用《鬼吹灯》拓展疆土。

电影类型化的疆土。

既然是开疆辟土,就有大战役,有小战役。

这一次的卖相,肯定不算大战役。

首先看到这几位主演。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除了成泰燊和马浴柯,三位核心主角全部莫名,一个不认识。

(可是谁又真正熟知成泰燊和马浴柯)

导演非行,也是个生名字,曾自编自导《全民目击》,豆瓣7.7。

你肯定不知道他长啥样,乍一看还以为是30年前的王朔或方励。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因为他一遁五年,在最能赚钱的时候,他磨了五年《鬼吹灯》。所以至今,他还算个新人导演。

这么“低配”的阵容,导致预告片一出就有人焦虑。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这么做不挑事么!?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为什么不让陈坤,黄渤,舒淇继续出演?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于是,电影根本不用看,分分钟钦定。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但,Sir的立场你是知道的。

绝不看片就骂,绝不看片子穷就骂。

电影是独立的,好与烂只看片子。

或者先看本子(剧本)。

《云南虫谷》的原著《鬼吹灯》系列算什么水平?

绝对不是最好。

作为小说,它其实是网文消费性写作。

当时,第一次把单行本的十几万字小说,扩充为百万字系列宇宙,天下霸唱心里也没谱(况且,当年他还要熬夜看世界杯)……

这种状态,不利于构建小说的逻辑与情感。

不信你回想下《云南虫谷》小说,第一印象是什么?

不是故事,不是人物。

是各种靠着脑洞深坑的诡谲奇观——

死漂,痋人,青麟巨蟒,刀齿蝰鱼,水彘蜂,雕枭,蜮蜋长虫(霍氏不死虫),闪婆,尸蛾,肉灵芝,尸洞……

用天下霸唱的话说,这部小说真正的“原著”,其实是一种情绪。

和其它几部小说比起来,胡八一的云南之行,一波接一波的危机,如排山倒海。

摸金三人组往往是前有来敌,后有追兵,从进入遮龙山后,时时刻刻挣扎在生死边缘。

这种情绪,也是霸唱十多年前动笔时的状态和心境的体现——催稿催得太紧了!

就像鸟山明当时写《七龙珠》,来到打弗利萨阶段,截稿的日期犹如死神镰刀,这让他不得不狂画战斗细节,但也妙手偶得地实现了《七龙珠》从趣味向到战斗向的跨越。

这种捉急冒汗的赶脚,当年也伴随着网吧周围CS+劲舞团+QQ视频键盘的清脆,biang,biang,biang敲打天下霸唱的神经。

焦灼。

也亢奋。

自因他体内的能量循环,触碰点都源自一种情绪(乃至本能),成就了《鬼吹灯》系列里风格最为阴森、诡异的一部。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对于这次改编,霸唱自己承认,他能不参与,就不参与。

因为工种不匹配。

电影我觉得和小说是两种叙事的东西,它是通过镜头来表现的。电影的幅度有限,电影长了也就两个小时,剧可能就太长了,所以这两个表现形式,都是我不太擅长的,我还是喜欢文字的涉猎。

改编者的心里,反复推敲的一定是全新的创作。

这,也是改编者的“情绪”。

毕竟,电影是一门大众艺术,除了原著党,普通观众也得有空间和新鲜感参与欣赏。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按照当前的审查环境和客观条件,想100%重现盗墓断然不可能。

Sir大胆推测,《云南虫谷》将反其道而行

故事的主线,讲述摸金三人组为了解除精绝女王的诅咒,前往云南献王墓寻找雮尘珠。

但。

停,到这里,就够了。

如果说《寻龙诀》的成功,源于角色的形似和剧情的神似,努力的方向是,让脱胎于原著的故事具有可看性。

那《云南虫谷》就是用《鬼吹灯》整个系列元素堆砌和点缀,在改编原作的基础上,用动作娱乐性来打动观众。

换言之,《云南虫谷》的重中之重,必是视听刺激

它的动作场面,或许比以往电影版《鬼吹灯》动作场面的总和后再翻一倍。

预告就可见一斑。

人蛹,痋术,刀齿蝰鱼,水彘蜂,以及惊鸿一瞥的霍氏不死虫和斑纹蛟。

这一系列战斗,全在一个连贯的动作场景里达成,一秒钟不给你喘息。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中间唯一能让你放松的,也是大外景地+大棚大景观。

彩云之南的花海。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遮龙山的水道。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布满悬棺的峭壁。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献王墓的天宫入口。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剧情上,《云南虫谷》应该是在尺度允许的范围内,努力地自圆其说。

首先自然要弥补小说的遗憾。

这点没有谁比霸唱老师有发言权了:

看了预告片之后觉得导演眼光挺犀利的,把我的弱点看到了,最重要的是人物太少了。整个探险的过程中就是这三个人,有点单。尤其是作为小说来讲好一点,影视化我认为再增加人物,编剧和导演还是有经验。

因此在电影故事中,很有可能是新瓶装老酒,把孙教授、大金牙(目测是搞笑担当)安插进入了云南虫谷的冒险中。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并且为了王凯旋同志免于被胡杨二人虐狗,安排了一个弹弓女孩周玲珑来和王胖子谈恋爱。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至于被吐槽的“用新人”。

用行业人的角度说,这算事吗?

大制作当然首选大明星。

但大制作青睐小演员,往往也有惊喜。

当年彼得·杰克逊拍《指环王》,启用的不都是新人?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启用新人最大的好处就是——听话

年轻演员往往能放弃形象,放弃性价比,为了一次表演,倾尽所有。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好的动作场面设计,就是不能给演员留下偷懒的空间。

比如,为了躲避成群大鳄鱼的围堵,能不能就真的在原始森林的藤蔓中闪转腾挪?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没有玩命奔跑,怎么和特效部分(如两条大鳄鱼相撞)保持节奏感上的统一?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没有惊险刺激的布局,怎么有最后一秒脱离险境的惊魂未定?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用这个叫蔡珩的年轻演员的话说:

这是个电影,不是偶像剧啊。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就冲这些表演,Sir首先给个赞。

身为十八线新人,都如此明白表演的关键所在,那些敷衍了事的流量巨星情何以堪。

话撂这了。

《云南虫谷》与《寻龙诀》必是两条路线。

一个是以尽可能尊重原著的方法安抚粉丝;一个是用放大原著缺点,弥补原著不足的,以更感官的刺激打动大众。

——目测评分应该介于《九层妖塔》和《寻龙诀》之间。

你说这是退步还是进步?

取决你站什么角度。

最后,且容Sir说一个关于天下霸唱老师不为人知的段子吧。

据说,写了一辈子超现实体验的他,求教过不少所谓的江湖术士,希望他们讲点真正的门道。

最后发现——

不能说没有真的,但大部分就是假的。

唯独让他念念不忘的一个神秘现象,其实来自他自己。

有一次我去新疆的时候,开车过一个山谷,总感觉后面黑天半夜有一个车跟着我们,但是那条路就是我们一个车。如果后面有车,不可能不开灯,当时我特别紧张,我和司机说是不是碰到车匪路霸,司机也没有经历过,等一等看一看什么情况,后面的车也停了,我们回去也没有见到车。

最后霸唱老师是怎么解释这场“奇遇”。

车往前开,后面有山谷的回音。就像《鬼吹灯》里面说的,只是看到一个事情的一部分,没有看到全部。

但他也不笃定这就是回音。

因为——

那天晚上特别黑,山谷里面什么也看不见,当时去玩,起晚了。晚上还没有到地方,天是蓝的,两边是黑的,有蒙蒙亮的光,山谷里有回音。当然,也有可能有别的情况,我自己认为是这样的。

所以,当时天下霸唱真正经历的,到底是什么?

Sir当然不知道。

Sir只能确定。

这事在他心里种下的,应该是一种敬畏的情绪情感。

不可描述,不可验证,更不可定论。

它是什么重要吗?

或许更重要的是——

不要武断地下判断,它应该是什么。

又一部华语大IP改编,竟是陌生导演、新新演员,原著党能满意吗?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Sir电影原创,微信ID:dushetv

微信搜索关注:Sir电影

微博搜索关注:毒舌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