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名人资料 > \

张春桥爬上“文革”权力巅峰故事

1958年对于张春桥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因为他第一次引起了毛泽东的注意。这年5月25日,在中共八届五中全会上,柯庆施一跃而被增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而也在这一年,张春桥跃升为中共上海市委常委。 
话还是要从1957年暮秋说起。在柯庆施的办公室里,他一次又一次跟张春桥在那里苦苦思索着:年底,中共上海市第一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柯庆施的报告的基调应该是什么呢? 
自从在中共上海市第一届代表大会上柯庆施的报告受到毛泽东的表彰,这一回,柯庆施当然又想露一手。
负责起草报告的张春桥,细细倾听着柯庆施的北京消息:毛泽东对1956年6月开始的反冒进似乎颇为反感-;-;-;虽然当年6月20日《人民日报》的重要社论《要反对保守主义,也要反对急躁情绪》,是根据中共中央政治局的意见发表的。看来,毛泽东所侧重的是反对保守主义…… 
摸准最高领袖的思想,张春桥终于为柯庆施起草了洋洋数万言的长篇报告,标题为《乘风破浪,加速建设社会主义的新上海!》。
1957年12月25日,在中共上海一届二次代表大会上,柯庆施站立了几个小时,吃力地念完报告。这篇报告稿飞快地送到毛泽东手中。"乘风破浪,好!"毛泽东一看标题,就发出了赞赏之声。 
毛泽东正在思索着怎样把1957年反右派这股劲头作为东风,在1958年来个大跃进,而柯庆施的报告恰恰符合了在西子湖畔沉思着的毛泽东的心意。 
领袖的思想立即化为《人民日报》1958年的元旦社论,题目只有四个字:《乘风破浪》。 
当时的毛泽东,所赞赏的只是柯庆施,他并不知道有那么个叫张春桥的人参与这篇报告的起草。
这年3月9日至26日,中共中央召开成都会议。会上,柯庆施又一次给毛泽东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毛泽东在成都会议上多次发表讲话,显示了他对1956年的反冒进和党的八大反对个人迷信的反感。3月10日,毛泽东在发言中指出,冒进是"马克思主义的",反冒进是"非马克思主义的";毛泽东谈到了个人崇拜问题,说个人崇拜有两种,一种是正确的个人崇拜,一种是错误的个人崇拜,问题不在于崇拜,而在于是不是真理,是真理就要崇拜。 
毛泽东讲话之后,柯庆施便在会上发言。他除了同样批评反冒进、吹嘘要乘风破浪之外,还讲了一段名言:相信毛主席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毛主席要服从到盲从的程度!
柯庆施的这段名言,随着成都会议向全党传达,竟传遍四面八方。于是,柯庆施博得毛主席的好学生的美誉。
这年5月,柯庆施升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这年10月,他被选为上海市市长-;-;-;继陈毅之后,成为解放以来第二任上海市市长。于是,柯庆施兼上海党政首脑于一身,声望倍增,再没有人敢叫他"柯怪"、"烂板凳"、"柯大鼻子"了,也不大叫"庆施同志"了。就从这个时候起,并不老的柯庆施,被人们恭恭敬敬地称为柯老-;-;-;其实,当时他不过五十六岁而已! 
领袖激赏"破法权" 
自从成为政治局委员之后,柯庆施与毛泽东接近的机会更多了。每一回从毛泽东那里回来,他总带来最新最高指示。张春桥一边听,一边飞快地往本子上记。这时,张春桥的公开职务是中共上海市委政策调查研究室主任,人们暗地里对他的称呼是不管部部长!
子曰:四十而不惑。四十一岁的张春桥,把晚上的时间几乎都花费在研究小本本上所记的毛泽东的言论上。虽然这些话是经柯庆施中转才传到他的耳中,但毕竟是反映了领袖的最新思想。
从反反复复的揣摩之中,蓦地,张春桥发觉:毛泽东对于红军时期的供给制颇为欣赏和怀念,在多次讲话中提到了当年的供给制,而对于八级工资制造成的等级差别,毛泽东常有非议…… 
张春桥摸准了毛泽东的思想脉搏,数易其稿,写出了一篇在当时谁也想不到的文章,题曰:《破除资产阶级的法权思想》。这是一篇非同凡响的重头文章。
此文在中共上海市委的理论刊物《解放》第六期上发表。那时《解放》创刊不久。1958年6月1日,在毛泽东的提议下,中共中央创办政治理论刊物《红旗》,陈伯达为总编辑;柯庆施立即效仿,在上海办了《解放》半月刊,于1958年7月1日创刊。 
柯庆施关照,每期《解放》杂志都寄送毛泽东。因此,张春桥的文章在1958年9月15日刊于《解放》六期上,不多日便送到了毛泽东手中。 
一看文章的标题,毛泽东就发生了兴趣。他一口气读完,觉得此文甚合自己的心意,但有些提法又过于偏颇。他第一次注意到作者的名字-;-;-;张春桥。 
毛泽东嘱令《人民日报》予以全文转载。《人民日报》总编辑吴冷西对张春桥的文章有不同意见。为此,他写信给毛泽东,请毛泽东考虑《人民日报》转载张文时所加编者按语是否说得活一些。
1958年10月11日,毛泽东复函吴冷西,全文如下:冷西同志: 
信收到。既然有那么多意见,发表时,序言(即编者按)应略为改一点文字,如下:人民日报编者按:张春桥同志此文,见之于上海《解放》半月刊第六期,现在转载于此,以供同志们讨论。这个问题需要讨论,因为它是当前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认为张文基本上是正确的,但有一些片面性,就是说,对历史过程解释得不完全。但他鲜明地提出了这个问题,引人注意。文章通俗易懂,很好读。
请你看后,加以斟酌。如有不妥,告我再改。再则,请你拿此给陈伯达同志一问,问他意见如何;并将你们讨论的详情给他谈一下。
毛泽东
10月11日上午10时 
毛泽东写的编者按连同张春桥的文章,在1958年10月13日《人民日报》上以醒目的地位发表了。张春桥的名字,第一次引起全中国的注意。 
当柯庆施告诉他,按语是毛泽东写的,张春桥受宠若惊了。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他,那天晚上在家里多喝了几盅,兴奋得一会儿站着,一会儿坐着,一会儿踱着。他把毛泽东的按语一字不漏地全背了下来。领袖的一连串赞语,怎不使张春桥兴奋不已?他意识到,从此毛泽东的脑海中,留下了张春桥三个字!
毛泽东亲自点将
1958年10月19日,毛泽东委派陈伯达和张春桥坐专机去河南郑州,前往卫星公社调查。这对于张春桥来说,简直是受宠若惊了!当时,陈伯达早已是中共大秀才,而毛泽东把张春桥的名字与陈伯达相提并论,这表明毛泽东在提携这新秀才。 
张春桥受到毛泽东亲自点将,而且与陈伯达同行,这消息飞快地传到上海,张春桥的声望猛然看涨了。于是,他从中共上海市委委员晋升为中共上海市委常委。
此后不久,张春桥升为中共上海市委候补书记。到了1965年,升为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处书记,成为上海举足轻重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