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名人资料 > \

[多图]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在京病逝享年95岁

[多图]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在京病逝享年95岁

 

资料图:华君武

漫画大师华君武先生因病于2010年6月13日上午9时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

画家生平:

华君武(1915~2010)著名漫画家、美术活动家。别名华潮,祖籍江苏无锡,1915年4月24日生于浙江杭州。原籍无锡荡口。早年就读于杭州浙江省立第一中学、上海大同大学高中部。并开始发表漫画作品。抗日战争爆发后从事抗敌宣传,后到延安。初在陕北公学,后到鲁迅艺术文学院任研究员。华君武的漫画,早年长于政治时事漫画,富有战斗性,在革命战争中发挥了很大的宣传鼓动作用。后期以讽刺画为主,辛辣地讽刺了社会上种种丑陋、落后现象。构思巧妙,入木三分,富有幽默感。1936年夏到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及中国旅行社当初级试用助理职员。1938年到延安,初入陕北公学学习,后任鲁迅艺术学院研究员和教员。1940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5年到东北。1946年1月任《东北日报》文字记者,后在文艺部专司时事漫画。1949年12月调北京工作,历任《人民日报》美术组组长、文艺部主任。1953年后兼管全国美协工作。1979年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主持日常工作。长期从事美术组织和活动工作。曾任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代表大会代表,第五、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历任《人民日报》美术组长、文学艺术部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秘书长、书记处书记、常务书记、副主席、顾问,中国文联委员、书记处书记等职务。

创作历程:

华君武长期从事漫画创作。上中学时就曾在《浙江日报》、《论语》、《时代漫画》、《独立漫画》、《上海漫画》、《辛报》、《大美晚报》、《华美晚报》等报刊上发表漫画作品。在延安期间,为《解放日报》画时事漫画,并和蔡若虹等人合办《讽刺画展》,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 近20年来,他在各大报刊上发表了700多幅漫画,出版有26部漫画集和儿童文学、讽刺诗的插图集。著有《我怎样想和怎样画漫画》,出版漫画作品集20余种。1998年12月,中国美术馆举办华君武漫画展,展出了自1936年9月以来60余年间的漫画原作131件。其漫画作品紧扣时代脉搏,构思幽默机智,笔法简练而富有民族特色,风格独特,因而获得广泛好评。

作品有《磨好刀再来》、《永不走路,永不摔跤》、《死猪不怕开水烫》、《假文盲》等。出版有《华君武漫画选》、《华君武漫画》和《我怎样想和怎样画漫画》,以及讽刺诗、文学插图等二十四册。创作动画电影脚本《骄傲的将军》、《黄金梦》等。

[多图]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在京病逝享年95岁

 

昨晨在京因病逝世

 

[多图]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在京病逝享年95岁

 

华君武自画像

 

[多图]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在京病逝享年95岁

 

《井蛙心态》

著名漫画家、美术活动家华君武先生因病于13日早晨在北京去世,享年95岁。

华君武的漫画作品紧扣时代脉搏,构思幽默机智,笔法简练而富有民族特色,风格独特,获得广泛好评。华君武在学漫画的道路上自比是兔子和乌龟赛跑,虽然乌龟走得慢,但一直会朝着自己认定的目标走下去。

著名画家叶浅予曾言,中国漫画家最有成就的有3位:第一位是沈伯尘,第二位是黄文农,第三位是华君武。

葬礼将一切从简

昨天,华君武长子华端端表示,父亲去世前就不大参加老战友、老同学的葬礼,对自己的身后事也表示要一切从简。

"父亲是一个老共产党员,他依靠组织依靠惯了,所以他的身后事我们也得遵从中国美术家协会的意见,一起决定治丧的形式。"华端端说,父亲生前就不大参加别人的追悼会,所以,家人也不准备搞遗体告别仪式。

"父亲生前生龙活虎,这是他留给别人最后的印象。如果他冷冰冰地躺在那里,接受别人的目光,我们觉得不如让他给别人留下最好的印象,这样对他人也是一种安慰。"华端端说,尊敬父亲的人看到父亲最后的遗容会更伤感。但他表示,很有可能和中国美术家协会共同准备一个追思会,"利用其他形式怀念、哀悼,或者欣赏父亲生前的作品,我觉得都是可取的。" 据中新 凤凰

华老的养生秘诀

家庭生活:每个周六四圈麻将

华老的寓所是个深宅大院,位于京都西郊。

问及生活、家庭等情况,华老说:"老伴宋琦对我的照顾和帮助太大了。三个儿子,老二26岁时唐山大地震,他被夺去了生命;老三原在中央电视台工作,后来到温哥华打工去了。他有他的想法,随他去吧。老大现在身边照顾我们。小孙女的画画得不错,她给我带来了很多乐趣。座谈会之类的会我一般不参加,废话太多。听评弹、听京戏、静养功、太极拳、逛农贸市场、到邮局寄信已成了我业余生活的几乎全部。当然,每星期六下午,家庭的四圈麻将是雷打不动的。"

养生保健:戒烟戒酒坚持锻炼

问及健康长寿的原因,他说:"坚持锻炼。‘文革’前,每天都去游泳。过去我上班是骑自行车去,直到七八年前,家人都反对我骑自行车,我才不骑了。每天早上打太极拳、做静养功。"

华老谈起起居时,形象至极。他说进入高龄岁数不饶人,每天一到晚上九时就"鸡打蔫"了,早晨当然闹人,"不白即鸣",四五点钟起床。

谈到饭食软硬,他笑着说:"我们都已经是甚无齿(耻)了!现在光弄些‘洋基’来怎么行?什么都得原汁原味。"

华老早戒了烟和白酒,吃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心胸豁达,从不跟人计较。

综合《祝您健康》等

漫画一生,从一而终

"漫画一生"一名出自于著名漫画家华君武本人的自传,而"从一而终"则是表明他对漫画的自始至终一生只干好一件事。

古往今来才子们大都比较"花心",唐伯虎据说一生娶了八个老婆,而很多画画的人大都因为"漫画"这个老婆太丑,所以都另有新欢:叶浅予私下找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国画当"女朋友";张仃、特伟、丰子恺、黄苗子、胡考除了漫画这位"丑妻"外,都有十分漂亮的"第三者"插足;丁聪的"红颜知己"是连环画、插图;乐平的"第三者"更是风情万种:水彩、水粉、美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只有华君武守着"漫画"这个又老又丑的老婆从一而终-;-;

 

[多图]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在京病逝享年95岁

 

《撤兵》

 

[多图]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在京病逝享年95岁

 

《磨好刀再杀人》

 

[多图]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在京病逝享年95岁

 

《1939年所植的树》

 

[多图]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在京病逝享年95岁

 

《中国足球队出征世界杯

解放前

初出茅庐在上海:

被封"大场面华君武"

"因为我那个时候,真正对于129运动,也没有什么根本的认识,跟国民党斗争,我不是站在共产党的立场跟国民党斗争,我讨厌国民党,所以我就画129,把国民党也讽刺了,把学生的斗志也画了。""我就是用大场面来吸引人到后来,给我封了个名字叫画大场面华君武。"

东北的五年:

被列入暗杀名单

1946年,华君武从延安到东北《东北日报》工作。在东北的五年,华君武的漫画,开始被广大老百姓所熟知。这一时期他的作品最为突出的特点就是成功地塑造了"蒋介石"的漫画形象。也许是这一形象太有感染力了,哈尔滨的国民党特务组织竟以"诬蔑领袖"的"罪名",将华君武列入暗杀的黑名单。

解放后

身在红旗下:

画了错画 伤过朋友

"混迹于漫画世界至今已68年了","为漫画做了一点工作,也犯了错误","在50年代的政治运动中画了错画,伤害了一些同志和朋友。"华老毫不讳言他的讽刺漫画曾经犯的片面性错误,"毛主席说,讽刺漫画永远需要,但是要注意两个区别,就是个别与一般的区别和局部与全局的区别。"

迷糊的老年:

不懂,所以不画了

晚年,在接受采访时,华老说,"现在这个社会上,你觉得有什么,我是现在不大好讲。为什么呢?我年纪老了,反正我到街上去看,我也不懂,所以我现在也不画了。但是听说,还是社会上的人的思想上,有一些东西还不大好。那么这种东西,要靠你用一种正确的思想去发现它,把它画出来。"

■与两位导演的趣闻

其实,华君武也曾"红杏出墙"。华君武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就曾"触电",与特伟合作过动画片《骄傲的将军》。下面谈的是他与中国两位年轻导演有过一段纠葛趣闻:

推荐张艺谋上北影

1978年恢复高考,张艺谋想考北京电影学院。但因为年龄超6岁,并不符合当时考北京电影学院的条件。刚出版的《我的朋友张艺谋》一书完整地披露了他最终上大学的内幕。

首先帮张艺谋的是张的前妻肖华的哥哥。他找到一位北京文化界的朋友。这位老兄决定把他介绍给著名画家黄永玉。

黄永玉问明来意,又看了张艺谋拍的照片后,决定帮忙。只见他摊纸挥笔,画了一幅丝瓜,然后拿给张艺谋,让他去找原北京电影学院副院长兼摄影系主任吴印咸。

吴印咸建议张艺谋将自己的作品拿给漫画家华君武,再由华君武推荐给相熟的时任文化部部长的黄镇,"他们在艺术上都很内行,能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黄镇和华君武都觉得张艺谋是人才,便给北京电影学院的领导写了个纸条:"北京电影学院,关于张艺谋入学问题,请你们研究解决。"秘书将条子送到北京电影学院,学院领导看后不以为然。但没想到黄镇也很强硬,再次送去纸条:"你们应当立即解决。"最后给了张艺谋一个"代培生"的名额,这样张艺谋才入了学。

写信规劝冯小刚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冯小刚导演的《没完没了》在全国各地上映时,《科学时报》编辑袁始人编辑有关批评冯小刚的文章,冯小刚见"后院起火",颇为烦恼,对其进行人身威胁:"出门小心,别牙掉了还没地方喊冤去。""当心挨揍。"并且使用了大量的粗话如"我打你丫的"等话进行辱骂。袁始人说,冯小刚称作者和他撰写编辑文章是污蔑,冯小刚利用名人的影响力,在文艺界名人对待批评的态度方面带了一个不好的头。

1999年10月5日的《讽刺与幽默》,著名漫画家华君武写文章规劝冯小刚改正缺点,冯小刚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却指责华君武先生"假正经,说不太自重的话",随后,华君武为了规劝冯小刚改正错误,特意写了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