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历史秘闻 > \

周月林出卖瞿秋白? 两个女人蒙冤几十年

引子

谁该为瞿秋白之死负责?

当时的怀疑对象主要集中在两个人身上,就是与瞿同时被捕的两个女人-;-;张亮和周月林。因为当时与瞿秋白一同突围的4个人,何叔衡当场牺牲,邓子恢突出敌人包围后来到永安县境,很快地找到了游击队,不存在任何嫌疑。只有张亮与周月林与瞿秋白一道被俘,一起关押在一个监狱,又一同商议过应对措施。两个多月后,瞿秋白的身份被敌人知悉,屡次劝降不成后由蒋介石下令杀害。而张亮与周月林在关押3年后就被释放了。很多人认为,瞿秋白是被这两个女人出卖的。

当时不但一般知道以上历史情形的人都有着这样的看法,就是作为张亮丈夫的项英也是这么认定的,因而在怒不可遏的情况下,一枪击毙了自己的妻子。周月林也被关押了多年。

其实,真正出卖瞿秋白的叛徒并非张亮和周月林,而是另外的两个人,但张、周一点也不知道。二人一直背着黑锅,蒙冤几十年。

当时与瞿秋白一同突围的有4个人,一个牺牲,一个很快找到游击队,

另外两个就是张亮和周月林。

被关押3年后,张和周就被释放了,是不是因为她们叛变了呢?

历尽艰险找到丈夫项英的张亮,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丈夫认定为叛徒枪毙了。

周月林在解放后被捕,关押了很多年。后来在国民党当年的一张报纸上,发现了"赤共闽省书记之妻投诚,供出匪魁瞿秋白之身份"的报道。党史部门后来也掌握了郑大鹏暗中指认瞿秋白的事实。

直到1979年,周月林终于沉冤昭雪。

周月林出卖瞿秋白? 两个女人蒙冤几十年

近日,表现瞿秋白生平事迹的电影《秋之白华》在央视电影频道播出。瞿秋白曾是中国共产党第二任领袖,于1935年6月18日在福建长汀西部的罗汉岭脚下,一路上先以俄语唱完《国际歌》,又用中文唱了《红军之歌》,然后呼着"中国革命胜利万岁"的口号,在敌人的枪口下从容就义。

瞿秋白虽然犯过左倾盲动主义错误,然而不失为一位才华横溢、具有卓越政治领导能力的中共领袖。他的牺牲是党的重大损失,在党内引起了深沉的悲痛,同时也激起不少人的愤慨:瞿秋白被捕后的头两个月并没有暴露身份,后来究竟是谁出卖了他?

【被冤枉的】

一个被枪毙,一个被关押多年

张亮

被丈夫项英认定为叛徒枪毙

这桩杀妻惨祸发生在瞿秋白遇难的第三年-;-;1938年7月。

这年5月,被保释出狱的张亮与周月林分手之后,经过一番颇为艰难的辗转,来到了皖南泾县的新四军军部,找到了时任中共中央东南分局书记、新四军副军长的项英。与丈夫分别3年多的张亮,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深情地呼唤着项英的另一个名字"德隆",扑向丈夫的怀抱。但令张亮惊讶的是,项英一把推开了她,眼里闪射出怒焰,一张本来表情肃穆的脸板得更紧了,语气严厉地说:"你说,瞿秋白同志是怎样死的? "

张亮陡然一惊,继而马上明白了:项英对出卖瞿秋白的叛徒分外憎恨,一定是根据一些传闻和推测怀疑到了自己。想到这儿,本来就对是谁出卖瞿秋白感到迷惑的张亮,不由地顺着丈夫的发问回道:"肯定是被叛徒出卖的!""是不是你和那个周月林干的? "

听了项英声色俱厉的喝问,张亮感到受了莫大的冤屈,同时心情倏然紧张起来:这可是一件讲不清、道不明的大事呀!周月林又不在身边,没有任何人可以作证,自己真是有口难辩!气急之下的张亮,有些结巴地回道:"怎、怎么可能?我、我……"

已是怒气填胸的项英,看见张亮这副紧张失措的模样,心头的疑惑似乎从中得到证实,他拔出手枪推弹上膛,两眼盯着张亮,从牙缝里骂出一句:"你还有脸来见我!? "

张亮看见项英由于怒极而变形的脸,惊骇地倒退了一步,口里发出一声尖叫,就在她接下去喊出"不是我"这句话之际,项英扣响了扳机,满身征尘的张亮仰身倒在地上。

解放后被逮捕关押

有关周月林的历史被调查清楚了,专案组得出一个结论:出卖瞿秋白的叛徒就是张亮、周月林。张亮已死,这个周月林怎么样了?公安部门很快查清,周仍在人世,居于上海。 1955年8月24日,上海市公安局接到上级命令,迅速将周月林逮捕,28日解往北京。被关押了10年后,直到1965年12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正式刑事判决,以"出卖党的领导人"的罪名,判处周月林12年徒刑。之后,她被送到京郊的一个劳改农场服刑。按照徒刑年限,至1977年12月,周月林刑满可以释放,然而鉴于"罪行重大",她继续被关押。

【被忽视的】

真的叛徒另有其人

战争年代的历史,由于事件的错综复杂和年代久远,往往发生令人扼腕痛惜的误会。由瞿秋白之死冤及张亮的杀身之祸和周月林的牢狱之灾,完全属于这种情形。真正出卖瞿秋白的叛徒,并不是这两个女人,而是另外两个人,只是张亮和周月林一点也不知道。

万永诚的妻子徐氏

真正出卖瞿秋白的叛徒,首先是另一个女人-;-;当时的中共福建省委书记兼省军区政委万永诚的妻子徐氏。

徐氏是江西人,参加革命已有多年。 2月21日,瞿秋白等人在四都的汤屋遇到万永诚,住了两晚,徐氏知道这一行人当中有瞿秋白。4月10日,福建省委机关和军区仅有的警卫连在武平县大禾乡的梅子坝山区被敌第八师一个团围住。万永诚指挥人们在山里与敌周旋,坚持了两天,最后被敌人前堵后截,大部分人员战死,万永诚也在战斗中牺牲。万妻随几名战士走到7里外的归龙山,终被敌人追上而被俘。敌第八师侦缉队在审讯中得知徐氏的身份,格外重视。徐氏起初尚能坚持,最后熬不过酷刑,供出了瞿秋白曾在汤屋住了两晚,然后向上杭水田镇赶去的情况。

周月林出卖瞿秋白? 两个女人蒙冤几十年

曾当过收发员的郑大鹏

上杭的敌人根据徐氏提供的情况,不费力地从被俘人员中找到了有气质特征的瞿秋白,为进一步证实,又将被俘的、曾当过收发员的郑大鹏带到暗处指认,证实"林祺祥"(瞿秋白当时的化名)确系共产党的前"魁首"瞿秋白。敌人大喜过望,当日连向福州绥靖公署及南京政府呈报。

张亮、周月林与瞿秋白同行,敌人判断她们也并非一般红军人员,遂对重新收监的张、周二人加以严审。所幸还没有人认出周月林的身份,她只承认是上级指派给瞿秋白的随行医务人员。任凭敌人采用什么样的手段,周月林始终对红军的机密守口如瓶。张亮也没有向敌人供出什么情况,以妇道人家不懂什么为由加以推托。最后,上杭国民党当局以"共匪坚定分子"的罪名对张亮、周月林各判处10年徒刑。

【被昭雪的】

周月林得以无罪释放

几十年来背着沉重黑锅的周月林,一直渴望着"还我清白"之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她幸运地在有生之年沉冤昭雪。

在国民党龙岩监狱,周月林为张亮接生了一个男孩,两人共同带着这个孩子,在铁窗里艰难地熬过了3个春秋。 1938年5月的一天,周月林突然得到通知,有人保释她和张亮出狱。原来,梁柏台有个小学就要好的同学叫陈士明,时在闽西龙岩国民党党部担任要职。他从侧面了解到周月林是梁柏台的妻子,于是利用国共业已合作、保释共产党人方便得多的有利时机,找到在蒋鼎文指挥部任军法处长的浙江同乡,通过他疏通关系,将周张两人保释出狱,并资助她俩离开闽西。

出狱的周月林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党的组织。然而,在这种时候她怎能遂愿呢?她又想到了丈夫梁柏台,但她想不到的是,梁柏台在1935年3月4日的突围战斗中,因左臂被子弹打断而藏身草丛,后被敌人警犬发现落入敌手。敌人在知悉了他的重要身份后,将他杀害。找不到丈夫的周月林来到上海,期待能在上海找到党组织。可是过去的老关系早已中断。迫于生计,周月林嫁给了一个贫穷的船工。

周月林过着平凡生活之际,命运却向她打开了另一扇门,1955年8月24日,上海市公安局的侦查员将一副锃亮的手铐戴到了她的手上。

周月林出卖瞿秋白? 两个女人蒙冤几十年

20多年的服刑生涯,并没有使周月林精神颓废,一直有一个顽强的信念在支撑着她:即相信党能够查清史实,替她洗刷"出卖瞿秋白"的罪名。

1979年8月,周月林在农场提出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并不抱以很大希望的申诉。毕竟涉及到出卖瞿秋白这样的重大事件,有关部门进行了认真核查。结果,在国民党当年的一张报纸上,发现了"赤共闽省书记之妻投诚,供出匪魁瞿秋白之身份"的报道。这一发现与党史部门新近掌握的郑大鹏暗中指认的资料结合起来,形成了瞿秋白被何人出卖的有力证据,是以推翻原来的"两个女人出卖瞿秋白"之说。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对以上新发现的资料极为重视,予以严肃复查。至此,事件真相大白:出卖瞿秋白的叛徒首先是万永诚的妻子,再一个就是郑大鹏。1979年11月15日,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宣布撤销对周月林的原判,予以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