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战争史料 > \

英国丘吉尔 “日不落帝国”的梦醒时分(下)

原标题:英国丘吉尔 “日不落帝国”的梦醒时分(下)

英国丘吉尔 “日不落帝国”的梦醒时分(下)

本文共1840字丨阅读全文需要2分钟

东亚军事会议上的争执

1941年12月23日,在蒋介石的提议下,中、美、英三国在重庆蒋介石官邸举行联合军事会议,史称“东亚军事会议”。

出席这次会议的美国代表是勃兰特和马格鲁德两位将军,英国代表是印度全军总司令兼东南亚战区最高司令长官韦维尔;中国代表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长何应钦。

会议由蒋介石主持,主要议题有3个:

1.同盟国利用中国之人力问题;2.同盟国之对华供应问题(即援华物资);3.保卫缅甸及滇缅公路问题。

会议一开始,中国和英国就发生了争执。英国态度十分明确,认为在东南亚打日本,为的是保护自己的殖民地,至于中国抗战的成败,看不出与英国有何干系。因此,除缅甸问题之外, 韦维尔不愿涉及其他任何问题。“缅甸”成为了东亚会议的讨论焦点。

蒋介石重视缅甸,是因为缅甸是中国仅存的一条外国补给线,大批的美国援助物资要通过滇缅公路运往大西南;美国重视缅甸,是因为美国需要中国在远东担负起阻止日本扩张侵略,维护美国亚洲利益的责任;英国重视缅甸,是因为缅甸是保护英国最大殖民地印度的最后一道屏障。

敌方日本也同样重视缅甸,是因为缅甸不但是英国的殖民地,更是通向中国和太平洋的西大门。日本将缅甸作为其南方防务的西陲,认为占领缅甸无论是在切断援蒋公路,对重庆施加军事压力,还是策动印度反英的战略政策上,都具有指导意义。同时,缅甸还可以为成为日本所谓的“大东亚共荣圈”的西部屏障,日军可以此为基地,西进印度,实现与德国会师中东的计划。

面对韦维尔的强硬,蒋介石极其克制地说:“中、英两国不可有一国失败,如果一国失败,如中国失败,则英国之印度必危而不保。”又说:“如果英国需要,我国可派8万人入缅作战。”

韦维尔却轻蔑地回答:“如由贵国军队解放缅甸,实在是英国人的耻辱。”又说:“我们只要请贵国能惠允拨借美援物资就可以了。”他同时还表示,英国向中国所借的物资“亟盼紧要关头过去之后,我方即能如数偿还”,避免给中国留下“来此乞援之印象”。韦维尔的无理与言语中对中国的轻蔑让现场做翻译的宋美龄十分气愤,她严厉地对韦维尔说:“请注意中国的地位!”

蒋宋夫妇与丘吉尔夫妇的互相成见

近年来陆续公开的胡佛档案馆所藏的《蒋介石日记》手稿本1943年11月22日有这样一段记载:(编者注:开罗会议开幕前夕,英国首相丘吉尔拜会蒋介石夫妇。见面时,丘吉尔和宋美龄之间有下列问答。)

“你平时必想,丘某是一个最坏的老头儿吧?”丘问。

“要请问,你自己是否为坏人?”宋反问。

“我非恶人。”丘表白。

“如此就好了。”宋答。

这一场对话很短,但很有意思。丘吉尔的提问说明他内心明白,蒋氏夫妇对他印象很坏。而宋美龄的反问也很机智。因为在蒋氏夫妇心目中,丘吉尔确实很坏,但是,这是外交场合,总不能直白回答:“是。你是坏人。”如果回答“不!你是好人”呢?这虽然符合外交礼仪,但又违心,违背宋美龄对丘吉尔的认识与感情。

反观丘吉尔夫人对宋美龄曾经拒绝英国邀请访问英国一事也耿耿于怀。20几年后,《纽约时报》外交专栏作家沙滋柏格采访她时,还提起了那段往事:

(1943年)有一天罗斯福总统对丘吉尔说:“我想介绍你见见蒋夫人,她是位漂亮的女人。”罗斯福立即打电话给蒋夫人,邀她第二天到白宫来与丘吉尔一道午餐。但宋美龄拒绝了。她说,丘吉尔要先打电话给她,她才会答应,午饭终于没有吃成。

英国丘吉尔 “日不落帝国”的梦醒时分(下)

美陆军部长史汀生会后也批评韦维尔“过于武断,不讲方法,还以旧日的英国方式对待中国。”

经过反复的讨价还价,激烈的辩争,中、英、美三国在共同保护缅甸以及其他方面的问题上达成了比较接近的意见。要想在亚太地区打败日本侵略扩张,就必须“维持中国的抗战”;要使中国能够拖住上百万的日军,就必须确保滇缅公路这条“国际输血管”的畅通;而保住滇缅路的前提是必须保卫缅甸免遭沦陷。要达到上述目的,就必须中、英、美三国联合行动。

会议上,蒋介石反复强调:“远东对日作战,端赖中国陆军与英、美之海空军,协同一致为主体”方能取胜。

英国也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中国军队的援助,就不可能保住缅甸,拱卫印度,英国在东方的殖民统治和利益将会彻底崩溃。美国也确信,动员中国的巨大人力是击溃日本的最好办法。因此,整个会议结束时,中英美三国缔结了《共同防御缅甸军事协定》,正式结成三国军事同盟。

由于日本大举“南进”和对东南亚疯狂扩张,使缅甸成为太平洋战场上双方激烈争夺的战略要地。可以说,不同的利益,共同的需要,使中、英、美三国在危难之际结成了战时同盟。

本文来自《人物》2010年4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