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战争史料 > \

话说世界系列:近代德国外交的转变,从玩八个球到只玩一个球

原标题:话说世界系列:近代德国外交的转变,从玩八个球到只玩一个球

本文已经获得话说世界公号授权发布

本内容即将在2019年9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话说世界》20卷丛书

19世纪中后期,在“铁血宰相”奥托·冯·俾斯麦(1815—1898年)的领导下,普鲁士通过与丹麦、奥地利和法国的三次王朝战争完成了德意志的统一,建立起了强大的德意志帝国。

德国的崛起彻底打破了欧洲维持将近半个世纪稳定的维也纳体系,对所有的欧洲大国都造成了巨大的冲击,引起了它们的警惕。

话说世界系列:近代德国外交的转变,从玩八个球到只玩一个球

俾斯麦外交上纵横捭阖, 使他成为19世纪下半叶欧洲政治舞台上的风云人物。著有回忆录《思 考与回忆》。

俾斯麦的大陆联盟外交

从地缘战略上讲,德国可以说是欧洲列强中最差的,其处于欧陆中部的地理位置使得其无论在哪个方向上都有着强大的对手。

西边是世仇法国,东边是羸弱但是巨大的俄国,西北是最强大的英国。

德国在其诞生的同时就陷入了巨大的战略危机中。

所以统一之后,俾斯麦就制定了两大基本外交战略:一是避免欧洲大陆出现一个反德阵营,特别是避免两线作战状况的出现;二是竭尽全力孤立法国。

德国维持着与俄国的传统友好关系,与奥匈帝国则建立密切的联盟关系。

为防止俄、奥两国因为巴尔干问题矛盾激化,俾斯麦先后通过1873年《德俄奥三皇同盟》、1879年《德奥秘密军事条约》和《俄德再保险条约》加以约束,防止俄国和奥匈两国脱离德国的外交轨道而自行其是。

为转移法国对阿尔萨斯和洛林的注意力,俾斯麦刻意推动法国积极开展海外殖民活动,为的是让法国和英国去争个你死我活。

果然,法国在东南亚和非洲与英国争夺得不可开交,在突尼斯又和意大利剑拔弩张。

法国因此不能在对德复仇战争中获得英意两国的援助,这正中俾斯麦的下怀。

话说世界系列:近代德国外交的转变,从玩八个球到只玩一个球

1890年,已经登基两年的德国皇帝威廉二世正式主政, 并令俾斯麦辞职。他认为俾斯麦同盟制度过于反复,故此废 除了《再保险条约》,专注维持与奥地利和意大利的1882年以德奥为核心的三国同盟。德奥同盟从1879年开始,一 直到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双方都战败投降为止。

威廉二世的“世界政策”

俾斯麦的外交策略把最大的精力放在欧洲大陆,极力维护欧洲大陆的均衡,避免过多地参与世界事务而导致与英国的利益相冲突。

但是德国自统一后,其经济迅猛发展,对原材料产地和商品销售 市场的需要与日俱增。

因此在俾斯麦去职之后,新兴的制造业利益集团一直鼓噪建立强大的海军,重新瓜分殖民地。

德皇威廉二世顺应了这一要求,开始推行争霸全球的“世界政策”,俾斯麦稳健自制的外交政策被抛弃。

德国还尝试与英国正式结盟以减少海外扩张的阻力,却不管英国有无这样的现实需要和是否符合英国的外交传统。

而且最要命的是,当英国恪守其 “光荣孤立”传统不愿意和德国正式结盟的时候, 德国竟然试图通过武力恫吓和施加外交压力的方式 来逼迫英国结盟。

例如,英布战争期间,德国通过支持布尔人来对英国施加压力,却适得其反。

同时, 德国扩建海军的行为,严重威胁着英国的海上霸权,这是作为“日不落帝国”的英国最不能容忍的。

英国开始与法国和俄国调整在殖民地上的冲突,一致对付德国。

而德皇威廉二世在屡次遭英国拒绝之后,恼羞成怒,更加坚定了要把英国拉下马来取而代之的决心。

德国外交的继任者们缺乏俾斯麦那种“在空中同时玩八个球的能耐”,对德、奥、俄三国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以及这三国与英国的微妙互动关系无法把握。

因此,只能推行一种相对简单的外交政策, 那就是将德、奥同盟固定下来,放弃在俄、奥之间协调和制约的高难度义务。

同时,因为推行争霸全球的“世界政策”,最终也与英国交恶。

话说世界系列:近代德国外交的转变,从玩八个球到只玩一个球

布尔人纪念铜牌。布尔人是虔诚的加尔文教徒,自视为上帝的选民,天命他们来统治南非这片土地。因为反对英国对其土地的吞并,布尔人和英国人一共爆发三次战争。

“同时空 ”:海权论
19 世纪末,美国人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 (1840—1914年)创立了“海权论”,概述了制海权理论。
他的理论适应了帝国 主义海外扩张的需要,受到热捧。他的著作在英国被视为“国家的福音书”;在日本,被列为每个海 军军官的必读书。
德皇威廉二世更是说:“我不只是 在阅读这本书,我简直想把它一口吞食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