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战争史料 > \

[图文]抗战中国海军布雷游击战让日军闻风丧胆

[图文]抗战中国海军布雷游击战让日军闻风丧胆

 

自中日甲午战争后,由于政府昏庸、外国侵略、内战连绵,中国海军一直没有得到很好地建设和发展。到抗日战争爆发前,中国海军共有各类舰艇120余艘,总吨位不足7万吨,而且普遍质量差,服役时间长,其中吨位最大的"海圻"号巡洋舰排水量为4300吨,已有近40年的舰龄。而这一期间,日本海军迅速发展,到侵华战争前实力已接近美英,共有舰艇308艘,包括战列舰、航空母舰、水上飞机母舰、潜水艇母舰、巡洋舰、驱逐舰等大型舰艇,总吨位达120余万吨,拥有舰载和陆基飞机1000余架。中日海军实力悬殊极大。面对强敌,弱小的中国海军,保持与发扬了中国人民的爱国传统和民族气节,与强大的日本海军展开了殊死搏斗,谱写了一曲曲爱国篇章。

突袭日军旗舰"出云"号

1937年8月13日,淞沪战役爆发后,日本海军陆战队分别向闸北、虹口、江湾等地进攻。中国海军由练习舰队司令王寿廷指挥驻沪海军部队参战。

面对强大的日本海军,中国海军决定以鱼雷快艇突袭停泊在上海外滩的日本侵华海军舰队旗舰"出云"号,以达到敲山震虎的目的。江阴电雷学校鱼雷快艇大队副大队长安其邦率两艘鱼雷快艇执行这一任务。

"出云"号是日本海军侵华作战的司令部,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长官长谷川清中将和一些日本政府的高级官员住在舰上,安全防护非常严密。因此突袭"出云"号的难度极大,危险性也很高。安其邦领受任务后,立即挑选了官兵素质较高、作战性能相对较好的"史102"号(艇长胡敬瑞)和"史171"号(艇长刘功棣)两艘鱼雷快艇。8月14日晚,安其邦率两艘快艇隐蔽出航,但"史171"号艇途中发生故障,安其邦和艇长胡敬瑞驾驶"史102"号艇继续向上海方向挺进,于15日晚按原定计划到达上海龙华码头。

快艇一靠岸,安其邦和胡敬瑞在友军的帮助下,化装成商人侦查了"出云"号停泊的具体位置及江面的情况。此时修复后的"史171"号艇也赶到上海。经研究认为,外滩江面窄,航道复杂,停泊的外国军舰、商船较多,于是决定由"史102"号单艇出击。

16日晚,夜幕笼罩江面。在安其邦、胡敬瑞的带领下,"史102"号艇高速冲过停泊在黄浦江上的日本海军驱逐舰和英、法、意等国军舰,在距"出云"号300米左右的江面,以顶角50度向其瞄准,连续发射2枚鱼雷后,迅速转舵回航。由于"出云"号周围防护严密,鱼雷未能直接命中目标,但雷体爆炸使其受到一定创伤。"出云"号和其他日舰一时慌了手脚,以各种舰炮向"史102"艇猛轰,"史102"艇多处中弹搁浅。日艇前来搜索,安其邦和官兵泅水隐蔽在码头下面。日军走后,官兵拆下艇上能带走的武器设备,被事先安排的接应人员救走。

8月20日,日军进行报复。中国海军驻沪各机关和所属单位先后被日机炸毁。正在江南造船所修理的"永键"号炮舰被炸沉没。这是抗战中中国海军损失的第一艘军舰。

中国海军没有屈服。9月28日,中国海军获悉日本海、陆军和外交首脑在"出云"号上召开军事会议,海军司令官松井石根大将和一批军政高官住在"出云"号上,决定再次袭击"出云"号。

此次袭击决定改用水雷攻击。布雷兵王宜升、陈兰藩自告奋勇积极请战。当晚,他俩携带3具水雷泅水靠近"出云"号,准备破除防雷网时,惊动日军,王、陈二人引爆水雷后,迅速撤离。水雷炸伤了"出云"号的尾部及周围4艘铁驳船和一艘小火轮。此后,中国海军又两次用水雷袭击"出云"号,但都未能成功。

战前,日方分析认为中国海军根本不可能对日本海军构成威胁。而"史102"号鱼雷快艇敢于对"出云"号发动鱼雷攻击,中国海军士兵敢于泅水用水雷对日舰进攻,让日本海军大为震惊。1982年,日本《世界的舰船》杂志第二期刊登了濑名尧彦《扬子江上的战斗》的回忆文章,称"史102"号鱼雷快艇对"出云"号发动的鱼雷攻击,"是中国海军唯一的一次积极攻击手段"。

中日海军一场惨烈的海空对战

为防止日本舰队溯江西上进攻南京,中国海军在江阴以大量沉船、石料在长江上构筑了一条牢固的阻塞线,日本舰艇无法越雷池半步,只好派飞机对江阴要塞和中国海军舰艇进行轰炸。中国海军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率"平海"、"宁海"、"逸仙"、"建康"等主力舰艇,与地面防空炮火配合,与日本海军飞机展开了中国海军史上的第一次海空对战,也是迄今为止最为惨烈的海空对战。

1937年8月16日,日本海军飞机开始分批向中国海军各舰进行空袭,"平海"、"宁海"、"逸仙"、"建康"四舰列阵用高射炮、高射机枪与江阴要塞的地面防空炮火构成火力网对空射击。22日,日本海军出动12架飞机再次袭扰江阴,从不同方向肆意对中国海军舰艇投弹、扫射攻击。中国海军舰艇和地面炮火猛烈还击。"宁海"舰枪炮官陈嘉?、枪炮员刘崇瑞紧紧盯住一架俯冲的日本飞机,突然同时开火,日机拖着长长的黑烟栽进了长江里。这是中国海军在抗战中打下的第一架日本飞机,也是中国海军史上以舰艇炮火打下的第一架飞机。

恼羞成怒的日本海军连忙抽调100余架飞机,对中国海军舰艇进行残酷的报复性打击。9月22日,日本两个航空队出动飞机34架次,对中国海军舰艇进行长达6个小时的密集轰炸。攻击的主要目标是中国海军第一舰队旗舰"平海"号和击落日本飞机的主力战舰"宁海"号。"平海"号舰长高宪申冒着弹雨指挥官兵奋起抗敌,腰部受伤,但他忍着剧痛,坚持指挥全舰官兵对日机作战,直到打退日机进攻为止。一等炮兵周兆发被弹片击中,伤势非常严重,但他始终没有离开自己的战位,直到接替他的炮手赶来,才倒在甲板上壮烈殉国。是役,"平海"舰发射高射炮弹265发,高射机枪子弹4000余发,与兄弟舰艇击落击伤日机5架。但"平海"、"宁海"两舰也受重创。

第二天,日军侦察机发现中国海军舰队依然阵容严整,于是气急败坏地出动飞机90架次,对"平海"、"宁海"两舰进行轰炸。中国海军官兵以血肉之躯向日军发起了最顽强的抗击。高射炮弹打完了,就用练习弹打,练习弹打完了,就用高射机枪、冲锋枪打......"宁海"舰机关枪指挥官刘馥双手提起炽热的无架机枪向日机猛烈开火,双手烫出一层血泡竟全然不知;"平海"舰枪炮上士陈永相被炸得面部血肉模糊,仍然不离开岗位……"平海"舰中弹倾斜,中国海军官兵全无畏惧,继续向日机射击,直到把炮弹打光为止。军舰倾斜20多度时,官兵才把舰上炮械和重要部件拆下来撤离。这次战斗,中国海军击落日机4架,击伤多架,而"平海"、"宁海"两舰相继沉没。

一位特许观战的外国顾问看了这场血战之后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四年中,在欧洲战场上,也没有见过如此激烈的恶战。

9月25日,"逸仙"舰在江阴执行防守任务。突然16架日机猛扑过来,对"逸仙"舰轮番轰炸,官兵们用仅存的几枚炮弹击落了两架日机后,中弹倾覆。"建康"号奉命前往救援,遭十几架日机围攻,"建康"舰用数挺高射机枪猛烈抵抗,但舰体8处中弹,迅速沉没。之后,"楚有"舰、"应瑞"舰及"青天"、"湖鹏"、"湖鹗"、"江宁"等艇在与日机激战后,相继被炸沉没。不久,中国海军主力舰艇损失殆尽,但中国海军官兵并没有屈服。他们把被击沉、击伤舰艇上的舰炮拆置到岸上,组成炮队继续对日军作战。

唯一的舰对舰海战,中国海军取胜

虽然中国海军根本无法与日本海军相抗衡,但装备陈旧、武器落后的中国海军,却利用天时、地利、人和等优势,在广东沿海与强于自己数倍的日本舰队打了一场漂亮的海战并取得了胜利。

日本全面发动侵华战争后,派遣部分舰艇和飞机侵入华南,企图对中国实施封锁。当时,国外援华物资80%都是从香港、广东沿海进入国内的,广东沿海成为抗战期间中国最重要的物资补给线。1937年8月,中国海军在广东主要港口实施阻塞工程,共沉船158艘,雇用民船布设水雷,并派出舰艇在各港口担任警戒。当时,中国海军在广东只有"肇和"、"海周"、"海虎"、"江大"、"舞凤"、"海维"等少数舰艇。吨位最大的"肇和"舰,排水量2600吨,1909年由英国建造,已有近30年的舰龄,且以烧煤炭为动力,装备、武器相当老旧,其它的都是小型舰艇,力量薄弱。

为了切断援华补给线,日本海军从1937年9月开始向广东发起进攻。9月6日,日本海军陆战队占领了东沙群岛。13日,日本海军在大鹏湾登陆。为了配合陆地进攻,14日拂晓,一支日本海军舰队向虎门方向袭来。中国海军利用沉船阻塞线、水雷防线和岛屿,依托岸炮,巧妙迎敌。当日本海军舰队接近虎门时,"肇和"、"海周"等舰展开作战队形,迎着日本舰队冲了过去。日本舰队司令官松井不屑一顾地说:中国烧煤的舰艇出来了,他们怎么还敢与强大的大日本帝国海军对抗?日本舰队的大口径火炮向中国舰队开火,但中国海军官兵毫不畏惧地开炮还击。此时,日本舰队已经进入了岸炮的射击范围,虎门炮台迅速向日本舰队猛烈开炮,火力支援"肇和"、"海周"等舰。霎时间,海面上炮声震天,硝烟弥漫。日本舰队对突如其来的岸炮打击不知所措,一时慌了手脚。突然,隐蔽在一侧的中国海军鱼雷快艇、炮艇高速冲向日本舰队,近距离向日舰发动鱼雷、火炮攻击。很快一艘日本驱逐舰中弹起火,冒起了浓浓的黑烟,其它三艘日本军舰也不同程度受伤。见大势已去的日本舰队,只好护着起火的驱逐舰仓皇逃走了。

这是抗日战争期间中国海军与日本海军唯一的一次真正意义的海战,中国海军舰艇击退了日舰的进攻,取得了海战的胜利。

此后,日本海军再也不敢以舰艇向广东沿海进犯,而凭借空中优势,对中国海军舰艇及沿岸设施进行轰炸。"肇和"、"海周"、"海虎"、"江大"、"舞凤"、"海维"等舰艇相继被炸沉没。

中国海军与敌短兵相接鏖战12天

南京失守以后,国民政府退守武汉。长江下游的田家镇成为扼守武汉至关重要的一道防线。为了防止日本海军溯江而上,中国海军拆除了从九江到田家镇的所有航行标志,沿江布设水雷1000余具;设立田家镇炮台。炮队以彭瀛为队长,共有海军官兵197人。

1938年9月18日,两艘日舰驶到田家镇附近活动,田家镇炮台的海军官兵奋起炮击,两艘日舰先后中弹逃走。20日清晨,6艘日军舰艇掩护11艘汽艇向田家镇扑来,企图深入雷区扫雷。田家镇炮台的中国海军官兵,冒着炮火英勇抗击。日军又增派了驱逐舰、炮舰各2艘前来支援。10余艘日舰集中炮火向田家镇炮台猛轰,弹丸般的田家镇立即火光冲天,爆炸声连成一片。队长彭瀛带领官兵冒着猛烈的炮火,依托阵地工事,向江面上的日舰不停地发炮。激战竟日,日军无法靠近雷区。

第二天天还没亮,14艘日军汽艇企图乘中国海军官兵不注意进入雷区排雷。当日军汽艇靠近雷区时,田家镇炮台突然开火,密集的炮火一下子就击沉汽艇8艘,其余6艘连忙逃了回去。9月22日,日军10余艘浅水炮舰和驱逐舰掩护大批汽艇再犯田家镇。中国海军官兵沉着应战,越战越勇,炸沉4艘日军汽艇,沉重地打击了日本海军的嚣张气焰。

日本海军屡犯田家镇炮台受挫,遂改向攻占了长江南岸的富池口,北岸的田家镇炮台失去策应,完全暴露在日军炮火之下。28日,日军20余艘汽艇在飞机、军舰的掩护下,向田家镇再次发起了疯狂的进攻,炮台的主要工事全部被炸毁。日本海军陆战队1000余人强行登陆,扑向田家镇炮台。中国海军炮队官兵打退了日军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日本海军陆战队几次冲上了田家镇炮台阵地,中国海军官兵与日军展开激烈的肉搏,硬是把日军打了下去。当晚7时,日军向田家镇炮台发起总攻,中国海军炮队官兵伤亡惨重。至此,炮台与外界的通信全部中断,弹药消耗殆尽,炮台官兵流着泪撤出田家镇炮台。29日凌晨田家镇沦陷。

日军向田家镇进攻期间,平均每天向田家镇炮台发射炮弹500多发,日机总共投弹在1000枚以上,炮台的所有掩体、工事全部被炸毁。田家镇被日军围困后,炮台上弹药得不到补充,缺少食物,没有饮用水。就是在这样残酷、恶劣的条件下,不足200人的中国海军炮队官兵与数倍于己的日军鏖战了12天,直到打完最后一颗子弹,才奉命在友军的帮助下撤离了田家镇。

中国海军布雷队让日军闻风丧胆

日军攻占武汉以后,掌握了长江的控制权。中国海军决定在长江展开敌后水雷游击战,切断日军侵华战争的后勤补给线。

1940年初,中国海军成立长江中游布雷游击队,以刘得浦上校为总队长,下设5个中队,11个分队,在湖口至芜湖段开创第一布雷游击区。之后又开创了第二、第三布雷游击区。中国海军与日本海军在长江上展开了一场控制与反控制、消耗与反消耗的殊死斗争。

1940年1月下旬,各布雷队进入任务区,在友军的配合支援下,白天化装潜入江边侦察,晚上雇请民工运送水雷到江边实施布雷。1月20日,海军布雷队发现日军舰艇在贵池一带江面活动频繁,于当晚在贵池两河口布下漂雷15具,一艘日军汽艇触雷沉没,艇上10多名日军毙命,多人受伤。次日,又有一艘日军运输舰在贵池、大通间触雷沉没。至2月初,仅10几天的时间就先后有日海军运输舰、汽艇、运输船在长江中游相继触雷沉没。

日军的失利增加了中国海军布雷队官兵的信心和勇气。2月18日夜,海军布雷队官兵冒着大雪,顶着刺骨的寒风,在湖口江段迅速布下漂雷77具。第二天一早,一艘满载日本步兵的运输船触雷沉没,当即炸死日军140余人,伤40余人。日军一艘汽艇前往救援时,又触雷被炸沉没,死亡30余人。

日军第一次攻打长沙失利后,筹集了大量前方急需的物资,由大型运输船"凤阳丸"号运往武汉。船长山田龟二身经百战,驾船去过世界各地。出发前有人提醒他,在长江上一定要对中国的水雷多加小心。但山田根本没有放在心上。1940年3月上旬,"凤阳丸"号大摇大摆地开进了长江,顺利地通过了下游。到了南京,有人再次告诉他中国海军的布雷队非常活跃,但不可一世的山田龟二还是没有把布雷队放在眼里。3月19日,"凤阳丸"号逆江上行,躲过了一个又一个漂浮在水面的水雷。正当前方一片开阔,山田龟二松了一口气时,"轰"的一声巨响,隐蔽在水下的定雷爆炸了,跟着船上的弹药也炸了起来,很快"凤阳丸"号就在爆炸声中沉没,这位不可一世的船长也随船葬身江底。

对于中国海军开展的水雷游击战,日军感到十分苦恼和无奈,也想了种种办法,但效果都不理想。5月22日,日本海军长江舰队司令部不得已下发了4条训令:一、禁止集结航行;二、凡行驶芜湖以上商船须由兵舰护航;三、舰轮不得夜间行驶芜湖九江间;四、凡舰轮行驶芜湖上游时须加速驶过,违者苛以重罚。虽然日军倍加小心,也采取了各种防护措施,但基本上每天都有或大或小的舰船触雷沉没,损失极大。日本著名作家菊池吉川来中国采访时,专门写文章警告日本海军一定要重视防范中国水雷的袭击。日本读卖新闻社的著名随军记者若月就是在乘舰采访中,被水雷炸沉随舰死亡的。在打捞其遗物时,日军发现了一本"长江作战日记",上面尽是描写中国布雷队神出鬼没、水雷游击战防不胜防、长江上的水雷如何如何可怕的文字。

日军对中国布雷队恨之入骨,于是加紧对布雷游击区的扫荡,同时张贴告示:对提供中国海军布雷队行踪的人给予重奖,发现1名布雷兵赏大洋500块,发现1名布雷军官赏大洋1000块。1940年6月,布雷队侦察员陈木生潜入敌占区侦察敌情时,由于汉奸出卖被日本海军抓获,日军对陈木生用尽了一切最残酷的刑罚,但陈木生坚强不屈。日军竟残忍地用锯将他活活锯死,抛尸江中。日军的残忍,激起了中国海军布雷队官兵的极大愤慨,他们的斗志越来越高昂,作战越来越勇敢。9月,日军发动第二次湘北会战,沿江运输频繁,中国海军布雷队协同友军守卫长沙,加紧了敌后布雷游击战。9月28日晚,中国海军两个布雷大队在行动时被日军发现,布雷队官兵冒险突破日军火力封锁线到达江边,发现事先准备用于布雷的小船都已无影无踪。大队长林遵带领官兵跳下江去,泅水推雷入江布放,天亮前完成了布雷任务。但当他们泅到北岸时,发现已被日军占领,而南岸的日军也源源不断向江边涌来,中国海军布雷队36名官兵被围在江边,之后被冲散,潜伏在芦苇丛中。日军派出汽艇在江中搜索,用机枪向芦苇深处扫射。林遵、程法侃等12名官兵在江边潜伏5天后逃回部队,其他24名官兵下落不明。

海军布雷队的情况引起了蒋介石的高度重视,他专门给海军总司令部及各战区司令长官发了手谕:以我军采取游击布雷截断敌人水上交通,消耗敌人力量,较任何武器均有过之而无不及。饬各战区长官转饬部队,对于布雷官兵要特别保护。之后,海军又从陆军抽调了一批素质较高的士兵,经过短期培训后,补充到海军布雷队中。

据不完全统计,从开展布雷游击战到1945年8月日军宣布投降,仅第一游击区就布雷1370具,炸沉日军大小舰船114艘,伤亡日军5000余人,破坏其军用物资不计其数,战果辉煌。

宝岛60年前被中国海军接收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根据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的命令,侵华日本海军开始在南京、武汉、青岛、上海、厦门、广州、台湾等地向中国海军投降。

在南京、武汉等地的接收工作很快就展开了,但接收台湾的工作却没有马上进行。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后,台湾被日本强行霸占,到抗战胜利已经整整50年。半个世纪以来,台湾人民饱受日本殖民主义的迫害和摧残。如今抗战胜利了,中国恢复了对台湾的主权,接管台湾海防是恢复中国主权的重要象征。9月底,中国海军总司令陈绍宽电令,由正在厦门接收日本海军的中国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李世甲少将去台湾负责接收日本海军的工作。

1945年10月初,重庆方面宣布,陈仪为台湾行政长官公署长官,统一领导接收台湾的工作。陆军第70军军长陈孔达、62军军长黄涛,空军中校张柏寿、林某,分别在台北和台南负责接收日本陆军和空军,海军第二舰队司令李世甲负责接收台、澎日本海军。

李世甲赶到福州,即在福州《中央日报》上发布中国海军总司令部命令,通知所有旧海军人员回军服役。几天后,审查录用请求重新归建的旧海军官兵200余人。之后,李世甲命令海军陆战队第4团团长戴熙愉率该团和海军布雷中队及新征录用的旧海军官兵共1500余人,于10月16日乘20余艘大帆船出发驶向台湾。19日晚,李世甲率队乘"海平"号炮艇到达基隆,第二天一早进入台北。

李世甲一到台北,就立即给日本海军驻台湾司令长官福岛中将下达了命令:(一)尽快出具台湾日本海军投降官兵的花名册,对日本海军在台湾的所有舰艇、炮械、弹药、财产、物资以及各种档案、图表、文件资料等进行清理登记造册,听候中国海军点收。(二)禁止日本海军与外界通信联系,所有电台均由中国海军负责监视,人员不得随意走动,等候集中收容遣返。(三)战争期间,日本海军在台湾海峡及各港口所布的水雷,要尽快排除,不得有任何遗漏。

1945年10月25日,是一个永远值得记住的日子。这天上午9时整,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仪式在台北公会堂隆重举行。坐在主席台上受降的是以陈仪为代表的9位中国高级官员,主席台两边坐着来自美英法等盟国的来宾和中国方面的其他官员。在主席台的正对面,坐着代表日本投降的台湾总督安藤利吉大将等日本陆海空军将领。陈仪在仪式上宣布:被日本帝国主义强行霸占50年的宝岛台湾,从今天起正式回归祖国了!顿时台上台下一片欢腾。安藤利吉代表日本政府在投降书上签了字。

受降之后,中国海军开始了对日本海军的接收工作。李世甲任命参谋长彭瀛为台北地区接收日本海军的负责人,并保持与行政长官陈仪的联系。在基隆港设立办事处,负责接收在基隆的日本海军。并派海军陆战队及布雷队进至左营军港,令该港日本海军司令黑濑贺少将把武器、物资悉数交出,所有日本海军官兵送入战俘营,等待遣返。11月初,李世甲率部队渡海到澎湖列岛接收马公港和左营港,并设立了马公办事处,负责接收澎湖列岛的日本海军。不久,中国海军总司令部决定成立台澎要港司令部,任命李世甲为司令,下设台北、基隆、马公三个办事处和马公造船所。至此,中国海军接管了日本在台湾的全部基地、港口、装备、设施,并承担起台湾沿海的全部防务。

在中华民族伟大的抗日战争中,中国海军是一支重要的军事力量。虽然中国海军力量太弱,无力与日本海军正面交锋,也没能阻止日军在中国沿海登陆并沿长江向内地进犯,但对抗击日军,迟滞日军侵略速度,以至最后战胜日本帝国主义,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