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趣闻 > 历史秘闻 > \

他是《射雕英雄传》中郭靖的好兄弟,历史中他的死是一个千古之谜

原标题:他是《射雕英雄传》中郭靖的好兄弟,历史中他的死是一个千古之谜


他是《射雕英雄传》中郭靖的好兄弟,历史中他的死是一个千古之谜

看过《射雕》的朋友多会这样想,起于蒙古草原上的一代霸主成吉思汗,膝下似乎只有五个儿女,他们分别是:长子术赤、次子察合台、三子窝阔台,幼子拖雷及公主华筝。其实这是误解,成吉思汗平生妻妾共有五百多位,至于儿女多得更是难以数计,只不过上述四子为他正妻孛儿帖所生,子以母贵,故地位尊崇,另外因这四子长大后常随铁木真征战,从而练得骁勇善战,谋略过人,后逐渐成为独当一面的统帅,战功卓著!

话说成吉思汗晚年在一次西征前,喝了点酒,心情一时高兴,便和宠妃也遂闲聊:“我统一大漠,征战四方罕逢对手,可喜此生再无憾事!”,不料也遂听罢,低头沉吟了一下说:“妾有一言,望大汗听了不要生气。想大汗如今你年事已高,却仍爬高岭,跃大河,一心为开疆拓土,造福子孙。如何不想想天有不测风云,万一战场上有个什么闪失,这骑马需走上一年的疆土,比白云还要多的牛羊都托付给谁呢?”一语惊醒梦中人,成吉思汗听到这,不由拍腿言道:“也遂你说的对,看来我这汗位是该找个接班人了!”于是下令唤来四子及诸将,开始商讨汗位继承人一事。


他是《射雕英雄传》中郭靖的好兄弟,历史中他的死是一个千古之谜

待人到齐后,成吉思汗将也遂的话一说,事发突然,群臣诸子均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冒然开口。成吉思汗四下看看,只好先对术赤说:“你是老大,你先说说吧。”术赤躬身刚要开口,一旁的老二察合台上前抢先道:“父汗休要问他,他不过是个蔑儿乞人的杂种,若他也能登上汗位,儿便死都不服。”原来孛儿帖年轻时曾被蔑儿乞人掠走过,后来铁木真将她夺回时,已然有了身孕,之后生下术赤,至于其生父究竟是谁?的确是个谜。

察合台当着许多人面说出这话,实在令人难以下台,气得术赤转身一把揪住察合台的袄领,瞪大双眼怒喝:“你胡说八道,父汗从未说过我不是他亲生的,你若不服,咱们便出去较量一番,若是输你,剁手砍腿随父汗意!”察合台亦不相让,二人当下便在大帐内扭成一团,多亏诸将齐上前才把二人拉开,这一情形直气得成吉思汗胡子翘起老高,险些晕倒,几位老臣见状纷纷指责察合台道:“你们兄弟都是一母所生,你这样说话岂不令你母亲也寒心吗?”察合台见自己一时失言,犯下众怒,又担心父汗当真会把汗位传给术赤,于是便道:“若依我的意思,就拥戴三弟窝阔台,术赤既武艺高强,便让他和我同赴疆场为大汗效力!”


他是《射雕英雄传》中郭靖的好兄弟,历史中他的死是一个千古之谜

成吉思汗原本属意沉稳豁达的三子窝阔台,听了这话点点头,再问术赤和拖雷等人都没意见,当下指定窝阔台为汗位继承人。

公元1227年七月,在最后一次讨伐西夏时,重病缠身的成吉思汗渐渐不支,临终前告诫术赤与察合台要团结一致,共保窝阔台为汗,然后溘然长逝,享年六十六岁。按蒙古惯例,大汗丧期,窝阔台不宜马上登基,而是由幼子拖雷监国,总领军国大事,之后再走个过场,草原上举行一次蒙古各部王爷推选大会,就算合法即位了。


他是《射雕英雄传》中郭靖的好兄弟,历史中他的死是一个千古之谜

窝阔台既然汗位已定,为何还要拖雷监国呢?原来照蒙古习俗,儿子长大后一般都要出去自立门户,唯独最小儿子不离开本家,还要继承父母留下的遗产。所以想见,成吉思汗一死,他的那些亲兵卫队,子民,土地及大量财富转瞬都归了拖雷所有,拖雷一下变得富可敌国,权力熏天。

拖雷一向深受大汗恩宠,事实上私下拥戴他称汗的人亦不在少数,故时间一长,拖雷的野心也被勾的膨胀起来,并显现出对窝阔台倨傲的神情,那窝阔台虽想早些称汗,可一见手握重兵的拖雷便噤若寒蝉,颇为忌惮,更不敢提及推选大会一事了。如此一来,继承汗位一事在这对兄弟的默默对抗中拖了两年,后在群臣的强烈建议下,终在1229年春召集草原各部宗王举行汗位推选大会,各地宗王到达后,例行在草原上杀牛宰羊宴饮三日,然后开始共商国事!


他是《射雕英雄传》中郭靖的好兄弟,历史中他的死是一个千古之谜

当天,有人刚提及成吉思汗的遗诏,窝阔台突然站起向四下拱手道:“我情愿让位给四弟拖雷!”众人立显一片惊愕,窝阔台忙解释道:“想当初大汗最宠爱的就是四弟,而四弟也始终都追随父汗左右,立功最多,卫兵最重,且拖雷深谙治国之道,所以说草原上有他在,窝阔台情愿让位!”,说完打了个躬身,坐回原处,显得极度豁达谦卑,人们不由发出一阵赞叹,却也传来不少斥责之声:“大汗遗诏,岂是推来让去的游戏?”

拖雷听了这话,闭目想了想,又看看周遭持反对意见而议论纷纷的人群,不觉一声长叹,只好站起假意推辞,而窝阔台偏又坚决礼让,双方支持者这时也都站起来拥护各自领主,隆重的大汗推选开始了长达一个月的热议,窝阔台看似礼貌性的谦让,偏偏激起千层浪,搅翻了所有人的心。


他是《射雕英雄传》中郭靖的好兄弟,历史中他的死是一个千古之谜

最终,拖雷在耶律楚材等人的开导下,没敢公然反抗铁木真遗诏,带上草原诸王及群臣拥着窝阔台大步登上汗位,并向新君行三跪九叩大礼,称之可汗。

龙椅坐稳后,窝阔台长抒口气,回思自己“以退为进”这一招,真可谓险中求胜。可身边有这样一位拥兵自重的四弟,“可汗”之位又能否坐得长久、安稳呢?想到这,窝阔台倒背双手,仰望苍穹陷入深深的沉思。

公元1231年,蒙古铁骑大举伐金得胜班师,行经居庸关,驻军龙虎台。宴饮之际,窝阔台谈笑风生,不时轻抚拖雷后背,连连赐酒对碰,兄弟深情令人感动。偏在这时,窝阔台一个仰身摔倒,立时变得目光呆滞,神志不清。侍从忙请来随军巫师占卜,巫师道:“这是因大军在金国杀人太多,破坏了水土之神,从而引发死人阴魂不散,聚众作祟,唯一破解之法只能寻一可汗至亲代可汗去死,才能逃过此劫!否则可汗便要休了!”诸人听罢,一时全都吓傻了。

当晚,窝阔台服用药后,略有好转,他向守候着的诸人道:“既是巫师如此说,那就找我一个儿子代死吧!”不想拖雷一把握住他的手道:“三哥,你忘了,你的儿子都被你派往外地作战去了,不过好在这里有我,就让我代兄长去受死!”窝阔台听罢吃惊的看着拖雷,急得挣扎欲起,不想又复倒下,断断续续地说:“四弟不要,四弟还年轻,许多军国大事还要你来管理,实在不行就让三哥自去也好,你来继承我的汗位……”说到这,连续咳嗽几声,渐渐又昏了过去。


他是《射雕英雄传》中郭靖的好兄弟,历史中他的死是一个千古之谜

拖雷露出一丝微微苦笑,转身端过巫师手中的“咒水”,轻声道:“三哥且放宽心,你的心思我都懂,父汗既选你为可汗,那便将大业一并交给了你,兄弟我再无不服之理。我这次杀敌无数,且身躯魁梧,小鬼没有不纳的道理,因此正好代兄受过,也能赴地下陪着父汗!”说到这,一滴泪滚出眼角,接着一仰头便喝下那杯“咒水”,然后穿过人群慢慢向帐外走,刚走几步,众人就发现他脚步开始踉跄,舌头有些打卷,正自惊愕时,拖雷偏又回转身道:“和我三哥说一声,我醉了,要回去长长睡一觉,请他善待我的贤妻幼子……”话没说完,一头栽倒红尘,再没醒来,年仅四十岁。

拖雷死后,窝阔台果然逐渐好转,后不经诸王同意,公然以大汗名义夺走拖雷部分私人卫队,并赐给自己儿子阔端。历史学者分析拖雷之死充满着太多疑问:一杯“咒水”如何能够毒死人?窝阔台是不是有意装病?巫师的话会不会预先有人教之?这突然发生的一切究竟是不是阴谋?看来,拖雷之死终因太过离奇而再也无法寻觅到真实答案,还是让聪明的读者朋友自己来解读吧